克孜勒苏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丁香幻幻与城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克孜勒苏信息港

导读

幻灵山,世间凡人皆称之为仙山。仙山顶部,有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据说,是由空空仙人幻化而成。大殿形似一只展翅的仙鹤,鹤背之上是一处空旷平坦之地

幻灵山,世间凡人皆称之为仙山。仙山顶部,有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据说,是由空空仙人幻化而成。大殿形似一只展翅的仙鹤,鹤背之上是一处空旷平坦之地,此处乃聚阳之首,也是幻灵山幻力为充盈之所,也是空空仙人的弟子们修炼要地。  幻灵山,地处梦幻大陆。幻力,是一种天地根源之力,也是这片大陆上的修者主修之力。修者是什么?他们能沟通于天地,却又逆天地而行,与天地自然抢夺根源之力,依据一定的功法,将自然幻力化为自身之力。根据幻力的等级,这些修者被分为幻力一段到九段,据传,如果幻力值达到幻力八段,就会引来天劫之怒,那是天地的平衡法则所化,是对逆天地而行的修者重的惩罚,同时,对于挺过天劫者,它却又是一种奖赏。据传,挺过天劫者自会化去肉体凡胎,破而成仙。  此刻,在那飞鹤尾部盘座的黑袍少年停止了修炼,而是抬头看着飞鹤左翅的方向。左翅方向,一个纤瘦的身影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笑着朝后面看了看,四目相对,各自羞涩一笑。  “遥寒,若曦,你们两个又在偷懒!”飞鹤头顶之上一个青衫男子缓缓站起身来,负手而立,目眺远方。远方虽被浓雾阻隔,不过他却看得入神,因为,那是狮城的方向。  “大师兄是怎么发现的?难道突破到了幻力七段?”黑袍少年无力地耸了耸肩,小声嘀咕道。  “各位师弟,我有要事对大家说,随我来!”语毕,青衫男子身形一动,宛如灵巧的苍鹰一般,朝飞鹤腹部的大殿飞去,六道身影跟在后面,虽然飞行的动作神似,但远没有青衫男子那般自如和潇洒,尤其是飞在面的黑袍青年。  “遥寒师兄,你又落后了!”飞在前面的那个靓影回过头来低声说道。  “若曦,我是故意让着你的!”黑袍少年用左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富有棱角的脸上闪过一丝戏谑。  “才不是,是你脸皮太厚太重了,所以才会这样慢。”  ……  空空仙人总共收有弟子七人。大弟子青平入门较早,加之为人为稳重妥帖,早已着手协助师父处理幻灵山的诸多事物,平日里也多由他监督众人的修炼。此时,他正一脸严肃地站在大殿之内“此番,师父去狮城整整三个月未归,如果是在平常我倒不会担心,但这次,狮城正遭受着数百年来的一次威胁,这叫我不得不担心他老人家的安危。”  此话一出,众人脸上都闪过一丝疑云。  “青平师兄,师父不会有事的,要不我们去一趟狮城?”二师兄如林道。  “万万不可,师父下山前再三叮嘱,我们不能去狮城,除非……”  “除非什么?”左手拍了拍额头,遥寒急切问道。  “除非预言石有所指示。”  说话间,众人看了看身旁的预言石,这预言石一人多高,既能检测每个人的实力,又能预测未来。  青平率先走到预言石旁,干瘦的大手按在一个凹槽处,顷刻间,石上出现了强烈震动,震动过后,上面出现了四个字:幻力七段。  “想不到青平师兄真的到达了这个层次!”满场唏嘘声响成一片,而其他人也陆续过来测试。只不过,预言石上除了显示每个人的实力外,并无其它内容。  轮到若曦测试时,遥寒朝她一笑,道:“师妹,加油!”  明眸望了望遥寒的位置,若曦朝他挥了挥拳头,示意自己实力非凡,这才轻移莲步,在众人羡慕的目光里走到预言石前,纤瘦的右手向前轻轻一按,顷刻间,四个金光大字顿时闪现。  “我的天啊,想不到再次进阶,居然达到了幻力六段!”  “若曦师妹的速度竟如此神速,简直逆天啊!”  赞誉声此起彼伏,场面一时难以控制。  测试的是遥寒,他抖了抖自己的黑色长袍,步伐匀称地走到预言石前,迅速抽出右手,按在凹槽处,片刻后,预言石闪过四个大字:幻力四段。  “真是想不到,这位昔日的‘天才’,居然又一次排到了我的后面,简直不敢相信啊,难不成我是天才中的天才?”身穿灰色长衫的胖子带着几丝讥讽道。  “遥壮师兄,你这几句话什么意思?难道你的幻力五段就了不起吗?要知道‘天才’这两个字是师父讲的。你说这话,难不成是故意触逆师父他老人家?”  遥壮咧了咧嘴,在众人凌厉的目光中,没敢反驳。  迅速抽回右手,看了看预言石的结果,遥寒摇了摇头,苦笑道:“看来我还是没有进步。”他说这话时,袖管里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因为他的掌心处正贴着一枚花瓣……  “师弟别动!”青平看着遥寒的方向,淡淡说道。  遥寒被吓了一跳,心道:“难道被发现了……”  而在此时,预言石上突然闪过一阵强烈的能量涟漪,这一状况吓了遥寒一跳,众人也好奇地看着眼前一切,不明所以,青平却叹息了一声。  强烈的涟漪渐渐消散,一张图片出现在了预言石上,图片里又一个巨大的青灰色的石狮蹲坐在一个城墙之上,目视着前方,看起来好不威严。  “狮城?不可能!”若曦俏丽的脸蛋上闪过一丝苍白,落寞地说道。  “还有什么不可能,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预言石的意思是叫遥寒师弟去往狮城!”  “可是师兄他只有幻力四段!”若曦还要说什么,却被青平打断。  青平道:“各位师弟!狮城大战在即,百姓更是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幻灵山决不能坐视不理,此番,师父下山多日不归,想来必与狮城有关,这份责任,既然师父能够肩负,我们又何尝不能?”这些话义愤填膺,在场之人听罢,无不热血沸腾。话锋一转,青平又道:“这次,按着预言石的意思,我决定派遣遥寒前往狮城!”  若曦本想继续反驳,却被遥寒一把拉住:“青平师兄,我这就去准备!”  鼻翼微微颤抖,俊俏的脸上闪过一丝苍白之色,若曦转身看着遥寒道:“你真要去?”  坚定地点了点头,遥寒虽知若曦心意,却义无反顾道:“师兄弟中,总有人会去狮城,更何况我与狮城的老国王有过一面之缘,虽然多年不见,我对他确是十分想念。”  “可是……”拉着遥寒的胳膊,若曦心痛不已。因为她深知狮城的敌人乃是花城,而花城的城主乃是一名幻力八段的强者,这种层次,即便是师父拼尽全力,也并无必胜把握,何况是遥寒的幻力四段?  青平从高台上跳了下来,几步便跨到遥寒身前,干瘦的右手按在遥寒的肩膀之上,语气凝重道:“遥寒,师兄相信你一定能成功,我和所有师兄弟在幻灵山等你凯旋归来!”  遥寒淡然一笑道:“我会尽力而为!”  “好样的!你现在就去准备,过一会儿,我用幻力送你一程。”青平说罢,转身离去。  众人寒暄着走过来,安慰遥寒几句后,也都纷纷走开。  来到若曦身旁,握住柔荑般滑腻的小手,遥寒笑了笑:“以后,你要学会照顾自己,我不在的日子,你要开开心心的,我很快就会回来。”  “不,你不能去!你知道么?所有人都知道大师兄这样做的目的,包括你。我现在就去找他评理!”挣脱被遥寒紧握着的手,若曦的眼中充满了泪水。  “不要胡闹!若曦。”一把拉住若曦,将她拥在怀里,遥寒能感受到她的不舍和悲恸。  “你知道么?如今狮城危在旦夕,不能再拖延了,我当然知道你说的一切,也知道没有人愿去送死,可是,狮城的人就该死吗?”擦着她的泪水,他知道她很伤心,可是,他又何尝不是?  “遥寒师兄,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无力地咬着嘴唇,若曦像是想起了什么,双手从白皙的颈上取下一块翠绿的玉石,将其放在遥寒的掌心。  “这是一枚幸运石,答应我,你一定要戴好它,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摘下它。”  接过那块玉石,紧紧地攥在掌心,像是攥着全世界一般,遥寒能闻到玉石淡淡的体香,小心翼翼地将其戴好,遥寒的心中荡过一阵暖流,是爱意,更是不舍。  就在此时,一声轻咳不合时宜地打断了二人。  “师弟,时间不早,我特意前来送你一程。”  遥寒轻轻点了点头,甚至还未来得及再多看若曦一眼,就觉的身子一轻,整个人已经飘下了幻灵山。  耳边风声呼呼作响,再回头时,那个熟悉的身影已经越来越小,那块玉石依旧带着熟悉的香味,遥寒此时能想到此番那玉石的主人会是多么伤心。  “遥寒师兄保重。”充满了万分的不舍和留恋的声音回荡在山崖内,久久不消……  2、  狮城的王叫迟阔,尽管他老态龙钟,不过对待城中的百姓,就如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慈爱,遥寒对他的印象极好。  “也不知这老头现在怎么样了?”遥寒喃喃自语道。  飞行了好久,前面雾蒙蒙一片,看样子是快接近狮城了,因为狮城终年都在下雪。  双足缓缓落在地上,就见身前不远处有一棵高大的枯木,干瘪的枝桠经风一吹,呜呜作响,说不出的悲凉。  “看来还有不远就到狮子楼了,狮子楼后便是狮城领地,想不到这次狮城之行如此顺利,竟没有遇到花城的偷袭和阻拦。”迈着大步,遥寒走在风雪内,没多久,就见眼前出现了一个白色轮廓。  又走了一会儿,遥寒这才停住了脚步,身前的大殿被白雪覆盖,殿前立着两尊狮子,狮子坐在风雪之内,宛如活的一般。  幌子随风而动,上书三个大字:狮子楼。  刚来到狮子楼的门口,一名身形消瘦的店小二急忙迎了过来:“公子,里面请。”  跟店小二走进狮子楼内,遥寒顿有旧地重游之感,狮子楼内的空间宽阔无比,这里的江湖菜更是远近闻名,但凡赶来狮城的外人,都会无一例外的到这里吃点什么。不过今天的狮子楼内却空无一人,或许是因为大战将至的缘故。  遥寒来这,并不是为了吃东西,而是因为他次随师父下山来狮城,就到过这里。坐在曾与师父一起坐过的椅子上面,遥寒心中闪过一丝伤感“短短数年,如今自己已长大成人,而师父却不知去向。”  “客官一看也不是俗人,我们这里有助灵液、百龙草、龙涎丹……”  “两碗洗魂茶!”遥寒想都没有想,脱口而出。  这洗魂茶不但可以消除疲劳,又能使人变得兴奋,不过,遥寒此番想喝洗魂茶却不为这些,而是因为,他与师父次到这里时,要的这是这个,睹物思人罢了。  店小二恭敬地说了声“公子请稍后”就躬身离去。  觉察到周围不再有人,遥寒这才小心翼翼地翻过手掌,而他掌心之上正沾着一枚橙红色的花瓣,看上去十分精致。  “师父给我这枚花瓣到底有何用意?难道跟他失踪有关?”就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遥寒突然看见花瓣上的纹络像是动了一下,但他又不敢确定。  把花瓣放在眼前,仔细查看,只见花瓣上的纹络正安安静静地呆在那里,如此反复查看数次,还是看不出其中端倪。某一瞬间,遥寒的手掌突然一翻,静如处子。片刻后,由远及近响起了一连串的脚步声。  “客官,两碗洗魂茶——”人未到,声先到,店小二一阵风似地跑到了遥寒座前,动作十分娴熟的将两个大碗放在了桌上,碗内黑白两种液体飞速旋转,却互不相溶,看起来颇为神奇。  正要慢饮时,狮子楼外传来一阵嘈杂声,片刻后,一条身影闯进了狮子楼,来到遥寒桌前。  “小兄弟,一个人喝两碗洗魂茶岂不浪费?”  看着衣衫褴褛的老者,遥寒并未搭腔,这老者尽管衣衫有些破旧,不过却很干净,  此时,那老者目不斜视地盯着桌上的两个大碗,垂涎模样叫人见了都想笑。  “我说你这老头,这里可是狮子楼,你赶紧走!”店小二声音高亢道。  “你这充其量就是个小饭馆,我凭什么不能进来?”老者头都没抬,冷哼道。  “没看见墙上的大字么?衣衫不整,谢绝入内!”小二的声音又高了几分。  “狗眼看人低!你以为我是冲着你来的么?你以为我是冲着你狮子楼的名头来的么?哼哼。”一边说,这老头一边摇了摇头。  “难不成你是冲着这位公子来的?”店小二说话间,目光落在遥寒脸上。  “哈哈!我是冲着这碗洗魂茶来的!”老者搓着手,坐在了遥寒身旁的椅子上。  “你这老头,好无道理!赶紧给我出去,狮子楼其是你撒野的地方?”店小二撸起了袖子,看那架势是要打架,不过他却没有打,朝一个角落喝了一声:“都看热闹啊?把这老头给我轰出去!”  话音刚落,遥寒就感觉有四个带着强悍气息的强者正飞驰赶来。  “小二哥,相逢即是缘份,虽然我与这位老先生素昧平生,不过这碗洗魂茶,我请他喝。”遥寒轻描淡写这一说,远处强悍的气息也渐渐弱了下去。  小二一甩手,气呼呼走开了,老者不看遥寒,也不道谢,端起两个碗来,似乎是在比较哪个盛得更多些,片刻后,才咧嘴一笑,左手向嘴边一送,一大碗洗魂茶便被他鲸吞下肚。  要知道,这洗魂茶可非寻常之物,如此痛饮,大多会被其巨大能量反噬的,这老者打了几个饱嗝,也不理会遥寒,起身就要离去。  “在下遥寒,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我哪里有什么大名?叫我山药就好。”说罢,他摇晃着站起身,带着身体里发出的‘哔哔啵啵’的声响,朝外面走去。  “一个俗人还要喝洗魂茶,简直不知死活,搞不好喝到你肚子里就是断魂茶了!”店小二不依不饶,望着山药的背影好一顿数落。 共 1331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癫痫病需要注意什么
标签

上一页:范尼惦记欧洲金靴

下一页:无题2113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