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广州特大络赌博案赌注超4840亿元

2018-11-05 09:45:25

广州特大络赌博案赌注超4840亿元

设局开赌5年多、波及全国9省17市、投注总金额超过4840亿元……由公安部督办、广州去年出动近千警力侦破的“116”络赌博专案3月中旬起在广州开庭审理。这一专案包括31宗系列案及67名被告人,涉案人数众多、层级复杂、投注金额庞大,为近年来罕见。

数千亿元赌资流向境外

广州荔湾区检察院公诉科提供资料显示,2007年开始,67名被告人利用谢某真等人从境外取得“皇冠”、“永利高”等赌博站大股东级别的代理权限,按“股东-总代理-代理-会员”层级管理模式,利用境外赌博站投注“足球竞技博彩”等进行络赌博,从中牟取非法利益。

2008年至2013年4月,“皇冠”、“永利高”赌博站共接受下级代理总投注金额4840多亿元,绝大多数赌资已流向境外。

与普通的络赌博犯罪相比,“116”专案的犯罪体系堪称完整精密。“公安机关将此案移交给检察院时,仅卷宗就多达500多册、光碟100多张。”据荔湾区检察院书记员谢婉莹介绍,从赌博络构建、管理运行到赌博资金的交收、掩饰及转移都是“一条龙”运作,为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嫌疑人还专门成立集团公司来转移赌博资金。

在呈“金字塔”结构的赌博集团中,“股东”聘请精通络技术的专业人士操盘,在各地招募“总代理”,再由总代理发展自己的熟人、朋友成为“代理”及“会员”投注参赌,以类似传销的方式实现络赌场运营。

代理赌是“出于‘义气’帮助朋友挣钱”

3月11日至13日,“116”专案中19名骨干成员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赌博罪先受审。令人惊讶的是,相当一部分涉案人员是具有高收入或一定社会地位的外企员工、社区工作者。他们有的出于兴趣,有的为了刺激,从普通“赌徒”变成了参与开设络赌场的犯罪嫌疑人。

今年30岁出头的汪某是一名社区工作者,主要负责老年人、残障人士的帮扶工作。从2006年世界杯开始,汪某便玩起了赌球,起初是投注。2011年,从朋友处得到络赌球的账号后,汪某发现络投注更方便、快捷,从此痴迷其中,从“会员”升级成“代理”,开始从络赌博中“提成”。

仅一年半时间,汪某便接收了143万元的投注,其中不乏他以前的朋友、“上家”。在汪某的“帮助”下,不少朋友们很快沉迷其中不能自拔,对此,汪某辩解说,他是出于“义气”帮助朋友挣钱。

1984年出生的杨某,从小家境困难,努力上进,本科毕业后进入广州一家外资企业工作,月收入至少七八千元,还经常献血帮助别人,但染上赌瘾之后,杨某也开始在工作之余“兼职”,为赌博站担任代理,共接收赌资超过72万元。

公诉人员对说,汪某等人用做“代理”的“工资”或“提成”去继续投注,但“十赌九输”,怎样投注都是输多赢少,只能靠不断发展“下线”赢回更多赌资,成为“股东”赚钱的工具。

办案人员认为,由于遭遇络赌博的传销式“洗脑”,他们从“受害者”沦为参与设局开赌的“施害者”,其受审对渴求“一夜暴富”、迷信“小赌怡情”者的警示意义不言而喻。

涉案赌博站仍能轻易找到

目前,“116”专案各系列案仍在荔湾区法院陆续开庭审理,还有部分犯罪嫌疑人在逃。

如此猖獗的络赌博犯罪从2007年就开始萌芽,但直至2013年才被公安机关破获,其蔓延肆虐的漫长过程引人深思。

“116”专案虽已开庭,但上搜索发现,“永利高”等赌博站仍能被轻易找到。部分检察机关工作人员认为,要阻断络赌博集团传播赌博信息和资金流转,络运营商和金融机构须负起更大的社会。前者可对涉嫌络赌博的站进行预警甚至屏蔽,直接切断赌徒和犯罪集团的联系;后者应对异常的资金流动提高警惕,及时向公安机关提供可疑信息和案件线索。

文/新华社詹奕嘉毛一竹

原标题:广州特大络赌博案赌注超4840亿元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成都会所
广州中央空调
外盘期货招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