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云水剑第三十三章催眠1

2020/01/21 来源:克孜勒苏信息港

导读

云水剑 第三十三章催眠春天的京城到了傍晚,吹起了丝丝微风,北方的春风吹在人的身上还是能感到丝丝凉意,可是那凉风却吹不散叶家众人的焦虑,

云水剑 第三十三章催眠

春天的京城到了傍晚,吹起了丝丝微风,北方的春风吹在人的身上还是能感到丝丝凉意,可是那凉风却吹不散叶家众人的焦虑,因为众人的心都随着轻盈放在唇边的那根长笛而紧张着。

沐浴在夕阳之中的轻盈,面色寒冷,颀长的娇躯挺立,微风吹乱了她的丝,修长的玉指轻捏着长笛,整个人显得飘渺如仙。

那黄昏中的女子气息逐渐涌现出来,强大的气息压得四周的人都是喘不过气来,眼神中的厉芒和嘴角边的那抹笑意,显示她此时的凶狠与自信,只有那微微加快的呼吸和嘴角边的血迹方能知道她已经身受内伤。

叶风的眼神微凝,见轻盈又把沐雪那翠绿长笛拿了出来,暗道不好,他的这边柔儿和青衣都是重伤在身,自然使不出魔门天魔舞与之抗衡,一旦这种笛声祭出,搞不好他们这边就得全军覆没。

唰!

叶风当机立断,度极快,运起魔门天魔变,在天空中像一只雄鹰般扑向了轻盈,接着就是一剑,带出气流在剑周身凝聚,层层叠加,最后竟在剑身之上形成了剑气。

丝丝剑气暗涌,结成的剑气已是来到了轻盈的身旁,轻盈却是不闪不避,只是在冷笑中吹出了一个音符。

一边是云水剑剑神聚集的剑气,另一边是轻盈吹出的声波,显然在气势上,叶风更胜一筹,众人都已认为叶风这一招无论从角度,力度都堪称完美,轻盈的音波虽然厉害但是声势不大,显然落了下乘。

众人意想之中的碰撞并未出现,只见叶风的剑气击在距轻盈一丈的地方停了下来,就像一道门挡住了剑气,使得叶风再也不能前进一步,而下一刻,叶风却已是直接倒飞出去!

突然间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明明场面上占优的叶风,怎么就突然间败了!

叶风勉强稳住身形,强忍着体内的气血翻腾,脸色惊异地看着轻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败了。

“嘻嘻,叶公子,你们一定很奇怪吧,明明是占据着优势,怎么突然就败了?”

叶风并不答话,只是用冰冷的眼神盯着轻盈,想在此时找出她的破绽。

轻盈并不在意,缓缓端坐在了地上,轻轻抚着长笛,面露温婉的笑容,像是老朋友般跟叶风等人説:“其实刚刚我四妹吹弹的曲子虽然可怕,但却不是这把笛子的真正能力,因为四妹的功力尚浅,方才使不出来,但现在我吸收了四妹的功力,再加上本身和三妹的功力,我已是有了足够的内力来驱动他生,继而全部消灭你。”

众人已被轻盈的话惊呆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靠着柔儿大负荷使用的天魔舞才打败的对手,竟然还没有真正使出过这笛子的威力。这时,所有人的颈部都有些凉。

“在我刚刚看见叶公子冲来的时候,我便早已不在那里,云水剑之所以刺不了人,是因为那里本就没有人,而其他人也是看到这样的吧。那是因为我控制了你们所有人的心智,换句话説,你们看到的,不过是我给你们制造的幻象。”轻盈的话语愈得意,説道此处,竟很少见高笑了几声。

叶家众人面面相觑,实在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

“不可能,我可是在你吹第一个音的时候,便已经出手了!你如何能操纵我们?”叶风面色凝重,疑声道。

“谁説只有弹,才能摄人心魄。这根笛子在圣门中又被称为‘魔笛’。而它的功能也会和一些人的不一样,她会搅乱所有人的思想。只要内力够,催动内力注入长笛,就会让所有人陷入错觉。呵呵,话句话説,这个魔笛的能力就是完全催眠!”

完全催眠!

叶家众人显然都在消化刚才消息,一个个的脸上还是透露着太多的奇异。

轻盈却是不紧不慢地看着叶风,一会轻笑,一会捂嘴,似乎在想些与叶风有趣的话题。刚刚还杀气外露的轻盈此时却像一个刚恋爱的少女般,纯真无邪。

叶风听完轻盈的话,也是惊诧不已,转眼看了一下众人,只见其他人个个张牙舞爪,你来我往,显然,众人陷入了梦境。片刻,叶风对轻盈説道:“怎样才能脱离你的掌控?”

“呵呵……”似是听到了很好笑的事,轻盈蓦然大笑,有些怪异地看了叶风一眼,又説道,“叶公子,你真可爱,你认为我还会放了你们?别説笑了,既然你们要救人,那么你们就永远困在一面,等星君来处置你们。”

叶风听到这话,又想起了刚刚前院那高台之上坐着的有着恐怖气息的人影和那有了切身体会的明月,不禁有些头疼起来,但奇怪的是,叶风似是想起了什么,并未慌张,轻轻説道:“你的星君或许还有事忙,暂时来不了,这样的话,我把你的这样幻象破掉不就行了。”

“你……”轻盈有些愤怒地准备驳斥叶风,不过一想,她嗤笑一声,“叶公子尽管试试,嘻嘻……”

叶风不再答话,慢慢闭上了眼睛,丝丝热气在他的头dǐng升起,而他运起云水心法,手掌之上有着diǎndiǎn白雾升起,整个人的气息竟是以一个恐怖的度暴涨!

陷入梦境之中的青衣感受到了当年叶天的丝丝气息,有diǎn缅怀,有diǎn遗憾,竟还有了diǎn尊敬。难道是风儿?他已练到云水剑法的第十层吗?应该不是,此气息虽然极强,但最多也就和他的爹差不多强。

轻盈望着那个闭着眼的传説般的男子,有些惊奇,惊奇的是叶风的气息暴涨到如此地步;有些忌惮,忌惮的是叶风毕竟是她的敌人,谁都不会想自己的敌人好;有些伤心,伤心的是她自己永远不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説不定最后会死在一起。

此时,叶风已高举云水剑,本来这个空间万里无云,而此时却是下起了淅沥小雨,雨水滴落在他的身体上,他却毫不在意,只是静静地举着长剑。蓦然,云层越积越厚,更是有一道闪电击到剑体上,此时的云水剑显得雾气绕绕,如仙剑一般。

叶风的气息暴涨到了一个极其危险的程度,只是这气息有些不稳,显然是通过了某些秘法,他提剑向前,轻啸一声:“云水剑法第十层之剑如神心!”

唰!

一道白光乍现,叶风的梦境碎了开来……

南京新协和医院看病贵吗
上海徐浦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癫痫病哪里治疗效果好
山西牛皮癣治疗费用
南阳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