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当前位置:

洋博士的下海之路访SAP全球传播高级副总

2019/09/02 来源:克孜勒苏信息港

导读

--访SAP全球传播高级副总裁何海曼博士工程师、议会政治顾问、企业发言人, 二十多年来,何海曼博士(Dr. Herbert Heitma

  --访SAP全球传播高级副总裁何海曼博士

  工程师、议会政治顾问、企业发言人, 二十多年来,何海曼博士(Dr. Herbert Heitmann)在政商两界平滑地切换其职业角色;当他1999年进入SAP时,恰好见证和参与了这家

  全球第三大软件企业有史以来重大的战略转型,而SAP也正好需要他在学界和政界的经历来提升公关传播的影响力。

  核电站·职业转型

  坐在面前的何海曼博士一如典型的德国人,神情冷静、语调平稳、思维缜密。在德国多特蒙德大学学习化学工程专业的他,就该和科研课题和仪器设备打交道;然而,何海曼份在宝洁的工作埋下了他未来职业转型的伏笔。

  在宝洁,没有比消费者更重要的了,因此所有的事情都必须围绕着这一点,实验室里的研发自然也不例外。宝洁对消费者需求和行为的痴迷和执着,及其灵活大胆的美国式管理,令刚毕业的何海曼大开眼界、印象深刻,不过他仍然希望有机会开展一些更纯粹的科学研究。不久,他跳槽到了汉高公司。

  汉高虽然是宝洁的直接竞争对手,但和许多德国企业一样,它更重视科学研究、产品开发,因而与政府、大学和科研机构联系非常紧密,让这位年轻的化学工程师颇感如鱼得水。何海曼当时没想到,就是在汉高,他的职业方向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

  当时他承担了一项科研任务,是研制一种机器来专门测量纸巾的平滑柔软度,帮助公司开发更好的纸制品。因此,何海曼来到作为汉高合作伙伴的一个科研中心,借助那里的原子能设备来开展这个项目。岂料研究所并非清静之地,因为它拥有一个支持科研项目的小核电站,引来当地环保意识浓厚的老百姓的交涉,乃至抗议。“这和中国的情况很不同。” 何海曼博士笑着说。从那时起,他开始频繁和人打交道,向公众详细说明汉高和这个研究所在做什么、开展的与核能相关的项目是什么、这个小核电站到底对环境有什么影响。

  这让何海曼了解到,科研并不是简单地与事物打交道,而是跟人发生复杂的联系,科学界、企业和社会公众之间的沟通理解非常必要。释疑解惑中,何海曼无形中也调动了他原先在宝洁积累的知识技能,即发现并重视对方的关注和需求来开展有的放矢的沟通。

  柏林墙·进入政界

  何海曼对新知识新领域抱有天生的好奇,因此他的职业将发生更大的变化。

  1989年8月,何海曼从汉高进入KFA Juelich研究中心,开展化学物质对土壤污染纯学术研究。走进这座德国的“象牙塔”不过 个月,何海曼就目睹柏林墙倒塌这震惊世界的历史巨变。

  是的,柏林墙倒掉了,持续近半个世纪的冷战格局自此冰消雪融。尽管,今天的德国仍在承受统一带来的高昂代价,但是统一让德意志民族骄傲自豪,也激发了何海曼内心新的愿望:“东西方的对话沟通终消除了隔阂,促使柏林墙倒塌;如果有机会,为何不进入政界为公众服务呢?统一后的德国政府可能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做。”

  这样的机会出现于1992年,那一年何海曼取得博士学位,同时也收到了德国议会的聘书,请他担任国会研究和技术部门政治顾问。何海曼博士将这一公职视为一座沟通的桥梁,在政界和公众之间进行沟通,将科技学术界的专业问题翻译成议员和普通人听得懂的语言,将那些牵动社会、影响环境的科技问题的潜在利弊清晰准确地传达给他们,这有助于政府和公众进行公开的对话,作出客观的判断和科学的决策。

  何海曼博士闭口不谈他个人在哪些重大决策中起到重要作用,而更乐于分享他在政界与人频繁打交道所收获的对人性的观察。“譬如,政治人物的公众形象和私下近距离接触的完全不同:有的人在公众眼里高傲冷漠,但私底下为人随和,而有的人恰恰相反,”何海曼说到这里,不觉莞尔,“到了选举,自然是那些在电视里表现得和蔼可亲的人赢的选票更多。”

  何海曼博士从政6年中珍视的收获是,世界远比他想象中来得复杂。

  之前,何海曼一直认为他生来获得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普世适用,即便在南非呆了半年也还是这么认为。进入政界通过广泛接触后,他才真正体会到,普世价值并不能简单嫁接在世界各地不同的社会文化土壤中去。曾经在美国国会工作交流两个月的何海曼发现,即便是价值观相同的德国和美国,在同一规则底下运行的文化理解并不相同。“这让我深深感到人与人的沟通有多么重要,可以说,沟通是所有工作的基础和开始,” 何海曼博士说,“你得设身处地、站在别人的角度来考虑问题,这样的沟通才真正有效。”

  SAP·推动变化

  让何海曼博士转身回到商界的是1998年与SAP的相会。然而,当他次听说SAP时,脑海里立即浮现一个技术味十足、颇为无趣的公司形象。

  SAP,这个由5名德国IBM系统咨询人员1972年自立门户创办的软件公司,开发的管理软件将昂贵的客户定制系统转变为名为“企业资源计划”(ERP)的标准化通用软件,把不定型的管理知识和经验植入固定的软件模块和流程,大大提高企业经营效率,为全球财富 500强80%以上的企业所采用。虽然,SAP如同汽车业的福特推动了软件业的变革,但它的技术和产品毕竟离老百姓太远,难以理解。不过,这正是SAP想找何海曼来解决的问题。

  当何海曼见到SAP创始人哈索·普拉特纳(Hasso Plattner),立即为其蓬勃生动的 和魅力所折服。“他想找既有工程师背景又懂得沟通传播的人,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向外界传播ERP;SAP1998年实现了在法兰克福、纽约两地上市,需要和全球更广泛的投资者、政府和客户开展更密切的沟通,”何海曼博士说,“当然,他首先要我改变那些乏味的SAP稿。”

  1999年,何海曼进入SAP的年,恰好遭遇公司成立以来严峻的挑战:那一年,SAP收入增长突然下降了一半,在互联大潮的冲击下,SAP的ERP软件似乎正在失去光泽,当IBM用电子商务的概念重塑自己,甲骨文宣称“互联改变一切”时,SAP却动作迟疑,一年前看似别人难以企及的地位正在动摇。

  正是在SAP开始战略转型时,何海曼加入这个由工程师主导、曾经对市场营销公关传播不屑一顾的公司,互联的冲击使得它转变的步伐迈得更大更快。在SAP,何海曼是位大刀阔斧的强势领导人,他把处于公司边缘的公关部门提升至公司战略层,直接向CEO汇报,将15名德国人组成的“全球传播部”扩展至10个国家,让全球企业传播紧密配合本地市场。何海曼博士常常提醒他的团队,“必须改变以产品和技术为中心的思路,改变向外界发布稿的单纯做法,而是密切与核心业务部门的沟通,时刻把握SAP技术和业务,深入了解我们的客户,用他们熟悉的商业语言,告诉他们IT和商务软件在商业运作中起什么作用”。

  进入21世纪,SAP不仅推出基于互联的新产品,企业文化也在发生变化,从推崇产品和技术的德国公司逐渐成为全面拥抱互联、以客户为导向的全球企业。

  这两年,随着IT业回暖,微软、甲骨文都大踏步地进入SAP引导开辟的企业管理应用软件领域。然而何海曼博士表示,SAP并不为看客期待所左右,对于产业未来走向有着自己的观点和路线图,并正在为明天进行布局和投资。他和他的团队所要努力的,是让人们认识一个更清晰的SAP,如同今天人们提起IBM,就想起电子商务一样。

  任重而道远,但极具挑战,不是吗?

急性肾炎的饮食
腹泻用远大医药立可安效果
总拉稀是怎么回事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