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很贵,别点我“毕业”

2020/04/02 来源:克孜勒苏信息港

导读

我和李亚明大吵了一架。起因是他手机上我无意翻到的一条短信:亲爱的,好想念你温暖的怀抱。我气血上涌,把手机戳到李亚明脸上让他解释。他有一刹

我和李亚明大吵了一架。起因是他手机上我无意翻到的一条短信:亲爱的,好想念你温暖的怀抱。
我气血上涌,把手机戳到李亚明脸上让他解释。他有一刹的慌乱,很快镇定下来,说是同事开的玩笑。我冷笑一声,不愧在商场混了这么多年,处变不惊。李亚明有些不耐烦,说,你别太敏感了。
我终于忍无可忍,爆发了出来,尖声高叫,李亚明,是我敏感还是你过分?半夜的电话,偷偷摸摸的短信,你当我是聋子还是傻子?结婚这么多年了,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放什么屁。我忍你,只是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别以为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出乎意料,李亚明没有马上放下身段,陪着笑脸,说些软话。这一回似乎他也急了,以盖过我的声音高叫,你到底想怎么着?你怎么不反省你自己,你越来越像个更年期的女人,多疑,易躁易怒。若不是怕你多心,我犯得着不做贼也心虚吗?这倒好,我真成贼了!
说我像更年期的女人,好啊,是嫌我老了啊。
你一句,我一言,话赶着话,怎么伤人怎么说,终于爆发了长久以来最激烈的一次争吵。
第二天一大早,我给公司打电话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收拾一些随身衣物,把家和孩子扔给了李亚明,上了去另一个城市的大巴。我不侍候了,乱去吧!
当我在电话里告诉林薇我要去投奔她时,她先是意外,然后又兴奋地在电话那头哇哇直叫。那还是我熟悉的薇薇,一点小事就可让她激动得叫起来。我让她来车站接我,毕业十年了,不曾回去过,那个熟悉的城市面目全非了吧?那里有我的母校,林薇是我大学四年的死党。
我和林薇也有年头没见了,最后一次见她还是在她的婚礼上。平时各忙各的,很少打电话,一旦通了电话,总是一个小时一个小时说不完的话,李亚明总是笑着说我们俩是“长舌妇”。
十年,我们只是通过细细的电话线了解彼此的生活。知道她跳槽了,知道她家新买了房,知道她过得快乐幸福,至少比我幸福。林薇的老公是个本分人,不抽烟,不喝酒,不赌不嫖,不曾出轨。这都是林薇话语里的信息。
车缓缓进站了,近乡情更怯。
这已经不是当年的车站了,富丽堂皇得让我有一丝惶恐。忐忑地随着旅客慢慢往外走。人群中有人大喊着“晓雅”。我极力搜寻,立时大叫着“薇薇”。兴奋地奔过去,扔下箱子,与同样兴奋地奔过来的人紧紧相拥。我们又笑又叫,完全忘了周围的人,仿佛又回到了我们的大学时代。
我仔细端详林薇,想找出这十年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时间好像把林薇遗忘了。光洁的脸,较好的身材仍旧是十年前的,甚至那份稚气都完完整整保留着。我调笑,老实交待,用了什么秘方,保养得这么好。林薇仍旧是当年那一脸阳光无邪的笑。你也没变啊,还是当年那副模样。我知道这是林薇安慰我,怎么可能没变,李亚明都说我更年期了。
想起他就来气,我恨恨地关了手机——让他着急去吧。
进了林薇的家,我四下参观着。三室一厅,一厨二卫,布置得很精巧。卡通图案的窗帘,卡通图案的沙发垫,一看就是林薇的手笔。这小妮子始终长不大,就喜欢这些个可爱的图案。
尤其书房的布置,完全是林薇的风格。
林薇喜欢看书,上大学时就曾说,将来要有个书房,满满的两面墙的书,一面墙安个壁炉,冬天没事时,围着壁炉,窝在沙发里听听歌,看看书。窗外有风经过,微微吹动透明的窗纱,却吹不动一室的温暖。
她在那一脸陶醉,我们一寝室的人都笑了。笑她浪漫到骨子里了,以后不知哪个男人受得了她。
书房除了没有壁炉,其余的都符合林薇曾经的愿望。林薇说这里是她的个人空间,别的人很少进来。陆子俊不喜欢看书。陆子俊是林薇的老公。
学生时代的林薇聪慧,外向,开朗,追求她的男孩子排着队,可她平均分配着她的感情,对谁都不疏远,对谁都保持着距离。经常看见林薇跟男生出双入对,却不曾看见她跟谁认认真真谈过一场恋爱。毕业多年后,家人着急了,为林薇介绍了一个,就是陆子俊。陆子俊稳重,踏实,给人安全感,很快踏入婚姻。我只在婚礼上见过陆子俊一回,印象中个子不太高,瘦瘦的,不善言辞。
再见陆子俊,不论体积还是重量都不是当年婚礼上的那个男孩了。仍旧不善言辞。
在一家雅致的小饭馆的包间里。林薇一家加上我,一行四人。陆子俊只在坐下后问了我一句,吃什么。我客气地说,随便。而后他大包大揽地点了几个菜。林薇始终只是微笑着。我笑言,林薇现在可是转性了了,以前每次去外面吃,她都是呼声最高的一个,要吃这个,要吃那个,好像她那肚子可以装一头牛。林薇嗔怒地捶我一下,我现在有个老妈子了,这个不许,那个不好。今天我还是沾了你的光,到这吃饭来了。平时不敢在外面吃,有人说,外面的东西既不实惠又不卫生。
这个“有人”显而易见指陆子俊。
陆子俊也笑了,她就像个小孩子,就知道贪嘴,管不住自己。言语里是满满的宠溺。
我听得心头一热。一个结婚十年的男人把自己的女人看作小孩子,他对她是什么感情?
想起李亚明说我更年期了,心头又一凉。
一顿饭,除了孩子一直窜上窜下,我们三个都比较……
比较清冷。
我想不起该用哪个词合适。记忆中的薇薇一直像阳光般热情,感染着人,炙烤着人。我们聊起过去的一些顽皮的事,薇薇依然热烈,而我偏偏嗅出了热烈后面的清冷。有点矛盾,也有点奇怪。
应该不是我冒昧造访的原因,至少我还能感觉到薇薇的真诚与快乐。
晚上,我和林薇占了她女儿的床,孩子跟她老爸睡。我和薇薇彻夜长谈。聊以前的校园生活,聊如今各自的生活。热烈而清冷,很奇怪的感觉。我忍不住问林薇,薇薇,你幸福吗?
大概是我严肃的表情让林薇有些摸不着头脑,她愣怔了一下,笑了,瞧你说的,你也看见了,我这样的日子还不幸福,那什么是幸福生活?
是啊,她的幸福是无可挑剔的。女人要的幸福无外乎就是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有一个全心全意地疼她宠她的男人。这些林薇都有了。在一家外企有一份稳定的收入,陆子俊全心地疼着她宠着她。就在我们说话的当儿,陆子俊就进来了几回,问要不要水果,一会又说,该洗脸了,水凉了。林薇不耐烦了,你就不能让我们安静地说说话,然后陆子俊笑着出去了,再不出现。林薇说,陆子俊平时就一直这么婆婆妈妈,出门上班他一再提醒靠边上走,过马路宁愿等几分钟,小心车,端个汤还要一再提醒别烫着了,好像我是没有自理能力的小孩子。
我的天哪。我作晕菜状。要是李亚明对我有陆子俊对你的一半好,我即刻死了也心甘。
林薇又笑着捶我,你少哭穷的,李亚明对你还不够好啊,你那次动手术,李亚明不眠不休守了三天三夜,头发都白了。
这倒是的,那次因车祸在鬼门关上转了一圈,醒来看见李亚明都长白头发了,他也才三十出头。
是你平时太要强了,疑神疑鬼,无理取闹。
哪是我多疑,世上没有不偷腥的猫,你家子俊是最后一只恐龙了。
林薇淡淡一笑,我倒是希望陆子俊也去偷一次腥。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林薇,摸了摸她的额头。林薇笑着拍掉了我的手,我没发烧,我和陆子俊结婚十年了,一直过得快乐幸福,婆媳关系和睦,可以评得上五好家庭了。我希望陆子俊也出次轨,然后我也可以借此吵上一架。
我更加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我想确定林薇是不是坏了脑筋。
薇薇,你没出什么事吧?你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人生苦短,学会珍惜。
林薇宽慰我似的对我笑笑,放心,我明白珍惜的份量,我会把握好这份幸福的,不让它有机会游离轨道。
这话说的怎么有点像我们上学时回答老师问题,教条式的严谨,却感觉不到温度。
我小心翼翼地又问了一句,你爱陆子俊吗?
林薇整个人趴在被子上,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似乎有些无谓地说,你这话说的,都老夫老妻了,哪还这么肉麻的。
我没再追问。结婚多年,确实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一个晚上,我们不停说着话,一直到东方有些发白才朦胧睡去。第二天,林薇特意请了假陪我一处一处地走,去看我们的母校,去我们曾经疯过的小公园,去吃那时特好吃的小馄饨。那家店居然还在。
那些依稀可见我们旧时身影的地方大多已面目全非了。
十年了,茫茫的何止生死。
林薇淡淡地说,十年跟一辈子也没什么区别。又是那股清冷的味道。
第三天,林薇陪着我去见了几个留在这座城市的同学。林薇说毕业后她不曾见过任何同学,平时联系也很少。
我奇怪地看了一眼林薇,这张与上学时并无二致的脸哪儿不对劲了?
十年了,乍一见面,昔日的同窗激动喜悦溢于言表,都感叹时光的攸忽。大家热烈地交谈着这几年各自的境况。林薇同样热烈,却不再是彼时的 与活力,只是一股清冷的热烈,我再次感觉这小妮子哪儿不对劲了,得找个机会跟她深谈一次。
计划从来没有变化快。
傍晚回到林薇家,出人意料李亚明竟然早候着了。我激动地迎上去,你怎么来了?猛想起前几天他说的那些伤人的话,赶紧刹住话头,拉下脸来。
李亚明似乎早忘了,激动地说,我找了你三天了。你不打招呼就离家出走了,手机又关机,能找的地方我都找过了,孩子这几天缠着跟我要妈妈。后来才想起找朋友打印了我的通话记录,我最后打出的电话是林薇的。
原来林薇还是同党啊。我瞪了林薇一眼。
找我干嘛?我死了不是正好给你腾地儿的。
林薇在一边偷笑着打圆场,别嘴硬了,谁睡觉了还不放心这爷俩晚上吃什么呢?我也不留你了,还是回去了。
我嘴上犟着,心早飞回家了。
回去的路上,我絮絮叨叨给李亚明说着林薇的老公待林薇有多好。那意思傻子都明白。没想到李亚明只概括了一句:跟韩剧似的,太假。夫妻就该床头吵架床尾和。
幸福还有假的?
怕是自己做不到吧?我悻悻地。
生活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我和林薇依旧很少通电话,通一回可以说上一小时,说的都是我们各自的快乐与幸福。
一年后的一天,我接到了林薇的电话,她的声音听上去很快乐,她说,她在海边,她终于看到大海了。
生长在内陆的林薇自小向往大海。我笑着说,现在是不是跟你女儿一块光着脚在玩沙子?
我满以为她去到那么远的地方,自然是一家三口一起去的。她却回答,她一个人在玩,就她一个人。
我忽然掠过不祥的预感,想起林薇曾说过,她死之前一定要去看看大海,不然死不瞑目。
但是她的声音听上去没什么异样,我暗自责怪自己多虑了。我在电话里嘱咐,玩够了早点回家吧。
林薇回家了,却不是自己回来的。
当我再次赶到那个城市时,林薇早已闭上了美丽的眼睛。
人们在海滩边发现了穿戴整齐的林薇,她服用了过量的安眠药,静静地躺在波涛声中。
还记得上次说起某个新闻,一个女子又是割腕又是上吊刚烈地离去。林薇很不赞成,说这种死法太难看,睡下去不再醒来才是最好的方式,做着美梦离去。
她选择了这“最好的方式”离去了。
人们在她口袋里找到一封遗书,上面摘录了海子的诗: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后面还有几句:
我很幸福
幸福累了
要休息了

共 449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语言流畅凝练,叙述老到,结尾出人意料,主旨令人深思,何谓幸福,让人不得再去重新审视!这篇小说的结尾让人很伤感!【编辑:李荣】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10108015】
1 楼 文友: 2011-01-06 21:55:54 作者文笔很好,问好作者! 喜欢文学、音乐关节炎会引起手足麻木吗
月经不调如何改善
治疗阳痿早泄的原研进口药
玉林正骨水效果怎么样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