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当前位置:

平凡的小雪花七

2019/07/13 来源:克孜勒苏信息港

导读

踏上南下的列车,孤身一人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渐渐远去的白杨树,白雪皑皑的山坡上悲凉的清冷。这就是家乡,要离开了。带着复杂的心情,带着

踏上南下的列车,孤身一人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渐渐远去的白杨树,白雪皑皑的山坡上悲凉的清冷。这就是家乡,要离开了。带着复杂的心情,带着对爱情的迷茫,带着对未知的未来,如此行色匆匆地离开了。没有一句道别,没有人相送,也没有知道我的存在或是我的离开。

我21岁了,我来到了江南的小城。看到了妈妈和弟弟,妈妈在一家餐厅打工,弟弟在一家工厂里做流水线。我们这个平凡的家庭,就是这样平凡的度过着每一天。刚开始来这里,我只能在妈妈上班的餐厅里做服务员,从没做过这样的工作,也显得很木讷。本地的方言我一句也听不懂,可是为了生存,我必须要面对这一切。在这里工作的日子,我几乎是郁郁寡欢,不是因为思念五哥,而是对自己未来的迷茫。

餐厅里男孩子很多,我记得天我刚来,厨房的师傅便在家餐的时候,给我面前放了一盘红烧肉,我觉得很奇怪,抬头看看那个又矮又胖的厨师就不像是什么好东西,我没好气地说了句,我不吃肉你拿走吧。那个家伙很没面子,旁边厨房的兄弟们都在看着他,就是没好意思笑出来。吃完饭妈妈把我教训了一顿,说我没礼貌说我不懂事。现在想想确实是这样,如果是现在我不会如此出言不逊。连起码的做人的礼节都不懂。

那段时间,我几乎没怎么想念五哥。我以为我会想念非常想念,我以为我会忍不住给他打电话,我以为我的生活离不开他。可是,没有这一切都没有,我的心平静的如午后的湖面,直至干涸也没有泛起一层涟漪。让我偶尔想起的反倒是忠国大哥,我也许是太缺少爱了,也许是孤独的太久太久了。我幻想着有一天我真的会和忠国走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想起这些我甚至会泛起一丝幸福的笑。

许多年以后我才明白,我之所以想念的不是忠国这个人,而是想念我曾经走失的被爱的感觉。我留恋的是初恋时那珍贵的记忆,那被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幸福。时间一转眼就三个月过去了,没有一点五哥的消息,我有些担心。虽然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还爱着他,但我确定我并不讨厌他更谈不上恨他,毕竟我们之间有过幸福的时光,毕竟他是我今生的男人。

那时候我们都还没有手机,通讯也不方便。我给锁哥家里打了电话,锁哥和我说了家里的情况,让我非常的不安。五哥已经不去打麻将了,他开始和别人打架斗殴,也把我的离开怪罪到他妈妈。还不好好上班到处瞎混。锁哥是用很担心的口吻和我说的,圆,你回来吧,再这样下去五哥一定会坐牢的,他这样自甘堕落下去就都毁了。我听了这些以后,我非常的担心五哥,这个爱了我五年的人,是不是真的在我心里就不复存在了。

也许是因为年少的幼稚,也许是因为我真的不是个狠心的人,也许我根本就不懂爱情。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劝劝五哥。锁哥还是把他叫来和我通了电话。当接起电话的那一刻,我以为五哥会愤怒,我以为他会责怪我,我以为他会咆哮。可电话那头是温和的声音,反反复复的重复着一句话,你回来吧我知道错了。我们实在是没办法沟通,我想说一些劝慰的话,可电话那头反反复复的重复着你回来吧。这让我措手不及。我愤愤的说了一句,我不会回去的。然后挂了电话。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我却呆坐在电话旁。

其实,就算我不打这个电话,五哥也不会自甘堕落,他只是需要时间把我忘记。其实,就算我不打这个电话,我的生活还是会继续,不会因为曾经的过去,而永远活在过去的岁月。可这些道理,是我在许多年以后才明白的。我时常在思考,我的人生是不是因为这个电话而注定。

陌生的城市,所有的美景都是异国他乡的感觉。在这里我没有家,没有朋友,没有可以倾诉心情的人。我似乎变得更加的孤独,越来越清瘦的面容,憔悴的透着沉重的疲惫。五哥还是时常的会给我打电话,每次还是重复那一句话。我不接又怕电话铃吵的影响同事,接起来我实在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心情非常糟糕,那段时间我不愿看镜子里的自己,素颜的脸上看不出一个21岁少女该有的笑容,像是苦大仇深的怨妇,像是路边的野草,像是即将凋谢的花朵,什么都像就是不像人。

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会去那座清朝时留下的古桥。坐在木质的桥上,看着对面公路桥上的来来往往的车流,看着那繁华的霓虹灯。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终于还是觉得自己更加的孤独。

晚上九点半,我接到电话。是五哥打来的,这一次他不是在遥远的家乡,而是在我生活的城市。他告诉我他已经到了,只是不知道我的具体地址。我有些惊慌失措,当我去把他接过来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当天晚上,他就和我去看了住院的外公,帮我去给外公打水照顾他。很晚我们才离开,也就是在那时,外公和外婆就对他的印象很好,后来在妈妈反对的时候,他们还劝过。

就这样,命运似乎注定了我的一切,即使有时候想逃也逃不掉。我离开了餐厅,去开了个小店,继续做我以前的老本行。五哥也已经在食品加工厂里做事。我们租了房子,生活又恢复了从前的样子,只是我们都远离了家乡。那段时光是静静地流淌着幸福,五哥像变了一个人,除了白天辛苦的工作,早上还去给早点摊送牛奶。

南方的天气很炎热,可是,他工作的环境却还要承受烤箱的热浪。我看了也很心疼,他本来可以在家乡好好的工作,却为了追随我放弃了母亲,放弃了工作,放弃了他自己熟悉的环境。也许他不来我们就散了,就会天各一方的各自成家,各自生活。可是,他来了。这一切就都改变了,我不得不问上苍,是不是我上辈子欠了他的债?这辈子注定要和他在一起了?

子宫性不孕让你当妈困难,快来看看这些病因你中招没
哈尔滨的专科研究院治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
标签

上一页:青春多感伤

下一页: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