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再添硅谷大牛做AI销售易眼里的下代CRMiyiou.com

2019-03-11 13:56:45

再添硅谷大牛做AI,销售易眼里的下代CRM是未来?

1956年,人工智能这一概念被正式提出,1997年,IBM深蓝电脑击败当时的国际象棋,让人工智能开始走进更多人的视野。时隔近二十年,谷歌的AlphaGo击败李世石,将其再度推向一个高峰。

到今天,国内以百度、搜狗为首的互联巨头在AI(人工智能)领域声名鹊起,AI的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

从未动摇,为销售人员做真正智能化的CRM

聚焦到企业服务领域,畅捷通、环信等TOB企业都纷纷开始试水AI,

并都有了不错的产品成效。而就在上周,销售易又宣布从硅谷引入了一位AI大咖,任职首席数据科学家,加大在AI方面的技术研发投入。

销售易这两年一直都不安分,推出PaaS+SaaS的服务模式,也不断拿下大额融资,近的一轮融资还是在今年1月,由腾讯领投的2.8亿元D轮融资。

除此之外,销售易吸引人注目的无疑是其引进人才的决心。国内很少能看到一家企业级服务公司愿意花如此多的精力和成本去寻找合适的人才,以扎根到产品研发、用户服务中。

其实从2015年开始,Allan(销售易创始人史彦泽)就没少往硅谷跑,不是参加所谓的行业活动,而是单纯地和美国那些的企业服务公司交流学习,并挖掘人才。他向一个又一个硅谷技术大牛分享销售易的战略与思考,和一个又一个愿意创造和尝试的从业者推演中国CRM市场的未来。而这一次,他又从硅谷带回了曾任AppDynamics首席数据科学家的赵宇辰,进一步发力AI。

销售易创始人 史彦泽(Allan)

不论是在中国还是硅谷,AI都是一个非常火热的领域,但销售易绝不是因为想要炒概念才在这方面作出努力,我们当真是想要踏踏实实地去做事情,并通过人工智能推动CRM产品的进化。在Allan介绍赵宇辰之前,就先表明了这样的态度。

的确,牛透社和Allan有过多次深度交流,早在这之前他就曾说过,希望让企业应用软件变得更智能,而销售易也的确是这样做的。

比如将一些企业的数据埋在销售易的系统中,以帮助销售快速搜索客户。又比如,众所周知,CRM的传统难题在于销售人员不愿意填写客户数据,通常只是简单地填写名字信息,这导致CRM运作一段时间后,整体数据质量非常不好,企业就很难做好分析画像。为此,销售易做了自动填充信息的能力。

诸如此类的思考,在销售易的产品上早已有着非常明显的体现。正如Allan自己所说,他创立销售易就是想让销售人员的工作变得更加容易,那些产品智能化的探索也正是为此而来。此刻之所以更加大力度在AI的投入上,只不过是顺应了时代的发展和产品能力提升的必然需求。换言之,即便今天国内的AI氛围没有这么浓厚,销售易也会在这方面有所尝试。

AI+CRM,或是成就独角兽的一大契机

回到销售易近期受关注的人才引进,我们来看看赵宇辰的个人履历:

毕业于清华大学,获得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博士学位,研究领域为机器学习和数据挖掘方向。数据科学会议KDD、ICDM、IJCAI的委员会程序委员,曾任AppDynamics首席数据科学家,General Assembly首席数据科学讲师,同时在Sumo Logic、Linkedin、eBay等公司有相关工作经历。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领域发表过十多项美国和国际专利以及多篇学术论文。

毋庸置疑,这样一个在人工智能领域有着极高技术水准的大牛,哪怕是在硅谷,也有着诸多企业想要将之纳入麾下。为什么会选择加入销售易?国内百度、阿里、搜狗这类互联巨头有着大量用户数据,在那些领域尝试人工智能,其发挥空间似乎更大,更吸引眼球,为什么会选择做TOB领域的人工智能应用?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赵宇辰回忆起了在加入销售易前的经历:

在他加入App要行动Dynamics的时候,公司一年营收大约为2000万美元。当时,他作为数据团队的个人去做数据挖掘、机器学习方面的工作。到他离开的时候,AppDynamics已经成为一家年销售额超过4亿美金的独角兽,并终被思科以37亿美金的超高溢价收购。

去年,当我考虑要离开AppDynamics的时候,就在思考自己想要从事的行业和想要加入的公司是什么样的?过去,我在人工智能领域尝试过很多,接下来,想要开始一场足够有价值的挑战。赵宇辰有些腼腆地说到。

销售易首席数据科学家 赵宇辰

在硅谷的这些年,赵宇辰看到了全球科技前沿的更多思想。在他看来,放眼全球,人工智能的前景都极大。互联经济的下半场是2B的市场,但中国的人工智能在2B领域与美国相比还相去甚远,可提升空间较大,挑战性也较高。

再聚焦到2B的细分领域,CRM对于智能化数据分析能力的要求很高,但目前国内的大部分CRM厂商做得都还不够好,尚处于尝试阶段。如果能将AI与CRM结合,做出中国式的创新,或许能成长出能与国际巨头比肩的独角兽。

赵宇辰说,这正是他几经思量,终决定回国加入销售易的原因所在。

移动互联时代的下一代CRM

我曾和硅谷很多知名的VC有过交流,他们对中国既短暂又坎坷、既荣幸又无奈、既富裕又贫穷、既辉煌又落魄、既坚强又脆弱、既开心又难过、既快乐又失落、既亮丽又黯然、既善良又狠心、既热情又冷漠、既神奇又平淡、既美好又苦涩、既博爱又妒嫉、既正直又小气、既获取又失去等等的TOB领域大都并不太重视,包括Gartner的分析师们也都如此。当我谈起销售易,他们往往会产生质疑你是不是复制了一个中国的Salesforce?Allan显得有些无奈,如果你深入研究我们的产品,就会发现,我们和Salesforce截然不同。

事实的确如此,纵观中国互联发展,在TOC领域走出了BAT类巨头,其产品应用和场景思考甚至超过美国,而TOB领域则相对弱势得多。

Salesforce当年引领了云计算,将互联的web1.0技术与传统CRM高效结合,缔造了全球知名的SaaS生态平台。但中国市场中,移动互联发展远远超过美国,正如当年在C端产生巨大变革一般,移动和社交络在B端也将产生非常大的变革。这是中国CRM的机会所在,也是未来发展的趋势所在。

在牛透社看来,销售易与美国Salesforce这类产品有着本质的不同:

1、销售易是基于移动互联的CRM产品,产品基因就是不一样的。

2、过去的企业级软件公司,大都认为核心是流程自动化,不论是Oracle、SAP,皆是如此。而Allan一直强调的是人,他希望在CRM中做好人与人之间的连接,更准确地来说,是互动。

所以,我们能在销售易的产品上感受到很明显的社交络元素,而Allan也表示,下个阶段的CRM是互动型的。

那么,除此之外呢?具体来看,下一代CRM应该具备哪些特性?

下一代CRM大特征是连接内外。Allan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我们过去做的CRM,其实是销售、市场、客服自动化,都是围绕企业内部流程来打造产品。所谓的客户关系管理甚至可以理解为客户记录管理。但今天,以O2O为首的互联变革,它们的根源都是要连接外部资源的。

显然,这时候,客户的需求其实是连接内外的CRM,只是市场上很少有厂商能提供这样的产品,所以客户不得不妥协,甚至自己去做产品。

下一代CRM一定是走出企业内部防火墙,能帮助客户连接partner、连接产品的。核心是连接,这会让企业效率变得极高。当然,在这其中,人工智能和数据挖掘也至关重要,且不仅仅在CRM领域,在企业服务的各个方面都会有所体现。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2018年天津战略投资企业
2013年温州B2B/企业服务D轮企业
叫个鸭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