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当前位置:

符文猎手 以一百三十四章 你必须死!

2020/01/16 来源:克孜勒苏信息港

导读

符文猎手 以一百三十四章 你必须死!荆棘河畔的战斗从傍晚持续到入夜才渐渐结束,埃尔从半人马的尸体上爬起来时,发现四周已经陷入了伸手不见

符文猎手 以一百三十四章 你必须死!

荆棘河畔的战斗从傍晚持续到入夜才渐渐结束,埃尔从半人马的尸体上爬起来时,发现四周已经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他定了定神,发现周围再也没有活下来的敌人,这才松下一口气。{首发}

这一场战争持续的时间严格来说并不算长,或者都不能算是一场真正的战争。罗杰手下的强盗团伙正处在士气高昂的状态之下,而且提前得到情报,有充足的时间以逸待劳做好准备。而半人马与恶魔临时组织起来的盟军缺乏对彼此的信任,远道而来也没能得到休整的机会。在种种因素的堆积之下,这场战斗的结局早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恶魔教团与守夜人的恩怨暂且不提,只是在半人马这边,埃尔虽然手下人数处于劣势,但是却没有让对方占到半点便宜。长达一天的准备时间,给罗拉娜大小姐也留下了足够的准备时间。当对方在傍晚时分到达的时候,处于侧翼的伊斯塔伦战士位置正好背对着太阳,几乎完全抑制住了半人马部族的箭术天赋。

而在随后的战斗中,大小姐特意准备的恶臭药剂也派上了大用场。一只只看似不起眼的药剂被投掷到阵地前方,爆发开的绿色臭云散发出刺激性的腐烂气味,在无风的情况下对双方造成了无差别的杀伤。不过同样是在这种气味的熏陶下,人类只是感觉恶心,而比人类嗅觉灵敏十倍的半人马则彻底遭了殃。

人类并非从一开始就是大陆上的统治者,在上古时期,人类与其他种族为了生存权而展开的战争长达千百年之久。依靠着聪慧的头脑,人类不断从战争中汲取经验教训,总结出对付这些异族行之有效的战术。

如今人类终于击败了所有的挑战者,夺得了大陆的统治权,并且得到了诸神的庇护。当年那些专门对付异族的战术已经派不上用场,逐渐被遗忘在废纸堆中。只有那些埋首苦读的学者才能从古代的记载中窥视到当年那些经典战术的只鳞片甲。而这样学识渊博的人物,埃尔身边恰好就携带着一只。

在古代人类对于半人马这个种族的研究已经非常详细,虽然半人马有其强大的一面,但他们同样也有无法忽视的弱点。他们的感知力更接近于自己的四蹄近亲――听觉灵敏、嗅觉灵敏,而眼神其实不太好使,这都是可以被利用的弱点。

半人马虽然盛产射手,但是他们的射程却比不上人类士兵,因为他们只有在五百米内才拥有清晰的视野,所以相对于长弓来说,半人马其实更适合投枪一类的武器。然而问题的矛盾之处也正出自于此,如果背负一捆投枪的话,以他们的体力也不可能再进行长途奔袭。

所以……简而言之,这群脑子里面幻想着人类女性的半人马本来就战意不高,再被罗拉娜设计的几个小把戏坑害之后,立刻就陷入了混乱,然后被埃尔当机立断地反杀了过去。压倒性的屠杀持续了整整半个小时,当夜幕降临之后才基本结束。伊斯塔伦战士付出了将近四十人的代价,将对面的半人马部族联军杀得落荒而逃。

和埃尔这边相比,恶魔教团与守夜人这两个死对头之间的战斗就显得分外艰难。一方是刻意寻仇,另一方是满腔郁闷无处发泄,双方的战斗从一开始就陷入了无法挣脱的泥潭。而罗杰手下的人马则充分发挥出了强盗本色,在这两只强力盟军的带动下击穿了对方的阵型,转过身来将这两拨敌人反包围住,通过不断的游走和蚕食消磨他们的兵力。

虽然鹰眼和牧羊人都声称并不是为黄金而来,但没有人相信他们的屁话,为了守护自己刚刚到手还没捂热乎的金币,强盗们爆发出了百分之二百的热情,竟然与战斗力强于自己的半人马和恶魔杀得难分难解。

除了守夜人和恶魔之外,其他人类和半人马都不是善于夜战的种族,因此当夜幕降临之后,激烈的战斗也逐渐平息下来。不过这种程度的黑暗对于埃尔来说算不上是问题,他眨了眨眼睛,眼中绽放出幽蓝色的光芒,四周的黑暗在他眼中顿时如同白昼。

牧羊人小心翼翼地从一具半人马的无头尸体下爬了出来,他肩上挨了一刀,脑袋上缠绕的头巾也早就不知道散落到了哪里,看起来格外狼狈。他正想要伸手去抓一把遗落在地上的弯刀,突然一只大脚从天而降,狠狠地踩在他的手背上。

牧羊人发出一阵杀猪般的嚎叫,不过他的哀嚎很快便戛然而止。埃尔一脚踩碎了他的手骨,然后抓住他的脑袋摁在了地上的血洼中。狠狠地蹭了两下之后,埃尔才把他的脑袋抓起来,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道:“谁让你来找我的麻烦?”

牧羊人喘了两口气,裂开嘴角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嘿嘿笑道:“我想干你的屁股……”

“我上次抓到黑胡子的时候,他的态度可比你现在要好得多。”埃尔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是个聪明人,知道有些人不能招惹。”

埃尔拽住牧羊人的头发,拔出腰间的风痕,一刀捅进了他的肋下,直没入柄。牧羊人虽然紧咬着牙关,可是他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紧接着脸上的血色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褪去。

“我这把刀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饮血,虽然我没做过具体的实验,不过想要抽干一个人身上的血,大概也就是三五分钟的事情。”埃尔拍了拍牧羊人的脸蛋,撇着嘴轻声说道:“你一定觉得这一点都不可怕对不对?没什么感觉,死了就死了?不不不,这只是一个开胃菜,接下来才是正餐。”

一条纤细的蝎尾从埃尔的衣袖口探出,寻找到牧羊人颈部的动脉,飞快地扎了下去。这一下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威力,但是牧羊人脑门上的青筋却突然暴涨起来。他猛地张开嘴大骂道:“我要干你的――啊啊啊啊啊!”话还没有说完就变成了无法控制的惨叫。

“感觉怎么样?是不是特别的带劲儿?好吧,我给你解释一下。”埃尔贴近牧羊人的耳朵,如同恶魔般奸笑着低语道:“这是我的宠物自己分泌出来的一种毒素,能让你身体里的神经变得格外敏感。这可是个好东西呢,如果在正常状态下挨上一针,你的感知能力就会得到极大的强化。但如果是在虚弱的状态下……你现在有没有听到自己身体里血液流动的声音?有没有感受到肌肉因为失血过度而产生的抽搐?”

“见鬼!你这家伙才是恶魔!”牧羊人脸色剧变,终于忍不住尖叫起来:“放开我!我不要你的女人了!是毒寡妇,毒寡妇传给我的情报!”

“你当我白痴么?”埃尔攥住刀柄向下一按,在他的腰间切开一条半尺长的口子,肠子和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如果要说在各方首领之中有哪一家最值得罗杰信任,那无疑就是毒寡妇。这个女人早早地看出了罗杰的潜力,不惜在他身上投下重注,就连自己的宝贝女儿也搭了上去,可以说是和罗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褐土丘陵的原住民还不至于像真理会一样出产精神病患者,而毒寡妇也很显然没有神智错乱的表现,她绝不可能背叛罗杰。

另一位首领,食人魔酋长格鲁姆也是罗杰的死忠,否则他也不会被罗杰当做隐藏的底牌保留到最后。排除掉这两个人的话,另外一个人的嫌疑自然也就浮出水面。

其实只要仔细想想,就不难得到问题的答案。点金手托马斯本质上还是一名走私商人,既然他有走私的渠道,背后就必然站着某一位甚至几位地方领主,完全没必要对罗杰死心塌地的效忠。而对于一名商人来说,为了自己的利益作出这种事来一点也不奇怪。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因为身边就有一位无下限的黑心商人小姐,因此埃尔对于其他商人也格外的警惕和敏感。罗杰未必能想到这一层面,但他却看得很清楚。只不过这属于人家的内部事务,在这之前他也没有心情多管闲事。

埃尔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讲道理摆证据的人,他也并不是真心想从牧羊人嘴里掏出一个答案――以点金手商人本性的谨慎,就算要做出这种布置,也必然不会暴露自己的线索,推到毒寡妇身上顺便挑拨他们两家的关系,这种手法太过于老套,没什么新意。

他审问折磨牧羊人,只不过是为了发泄自己心中的戾气而已。

“我特么说的是真的!那个给我送消息的人就是毒寡妇手下的雇佣兵!”牧羊人看到埃尔的脸色不对,心里隐约意识到了什么,忍不住大叫道。

“好吧,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和我也没什么关系。”埃尔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拔出风痕贴在牧羊人的脖子上用力一抹,不等他继续说话就把他的脑袋切了下来。

“这一刀是为了你所说的话而付出的代价。”埃尔拎着牧羊人死不瞑目的脑袋,冷哼一声说道:“你想要动我的人?那就去死吧!”

本名+(去读读om)(江苏)

信州协和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新协和医院董丽芳
滨州治疗阳痿医院
内蒙古市治牛皮癣医院
三亚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