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保姆陈水凤我只是希望崽崽能健康长大图

2018-10-30 11:41:04

保姆陈水凤:我只是希望崽崽能健康长大[图]

( 昨日,湖南省儿童医院,陈水凤亲了田田一口。就要出院了,田田和奶奶都很高兴。图/实习生辜鹏博)  红长沙7月1日讯(潇湘晨报滚动 杨路)一张委托书,保姆陈水凤多了一个“小孙女”。4年来,她花光积蓄,还借债3万多元,只为给这个“孙女”治病。  今天,田田(化名)即将出院。陈水凤说,出院后,她们会先回永州,“崽崽愿意跟我还是跟爸爸妈妈,都由她”。  与此同时,赶赴永州田田父母的家中,想了解下他们对孩子的将来有何打算,田田父亲的答复是:“陈水凤以后有什么事,我们会尽力帮忙”。  父亲态度    田亚平:    不打算告诉儿子他还有个妹妹  本报永州讯昨晚,在新田县水泥厂宿舍找到了田亚平一家。这是一套两室两厅的老房子,面积有80多个平方,房内设施简陋,家具陈旧。田亚平说,他十年前下岗,领了一笔钱,房子就是在下岗后买来的二手房。  4年前,妻子宋红秀生下了大女儿田田,这让原本并不宽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在此期间,他和妻子闹起了矛盾。  这时,田亚平开始寻思着给女儿找个依靠。他从一个亲戚那打听到,陈水凤小孩带得很好,而且条件不错,于是托人找到了陈水凤,将孩子交到她手里。田亚平承认,当时确实有将孩子送给陈水凤的想法。  田亚平所做的这一切,几乎瞒过了所有认识他的人。昨晚在水泥厂宿舍走访了多名田亚平的邻居,大家都不知道田亚平还有一个女儿。田亚平的邻居邓先生指着田田的照片说,“模子很像他8岁的儿子。”邓还说,田亚平还有一个女儿,不到3岁,一直由宋红秀带大,而且带得很不错。  宋红秀说,她和丈夫和好后,丈夫告诉她,孩子已经送人了,但几年以来,她一直都不知道丈夫将孩子送给了谁。直到前不久,一名叫陈水凤的陌生人来找丈夫田亚平,谈到了田田的病情,她才了解到女儿的现状。她说,自己一直很想女儿,也想到长沙去看望女儿,但因种种原因耽搁了下来。  “儿子这么大了,也不知道自己还有另外一个妹妹,我也不打算告诉儿子。”田亚平说,他担心儿子知道后,会认为他不是一个好父亲。对于陈水凤一直以来尽心尽力照顾他的女儿,他心里很感激,也会想办法借钱为女儿治病。  对于孩子以后的抚养问题,田亚平并没有明确表态,只是说:“孩子现在叫陈水凤奶奶,我们也把她当自己的亲人,以后她有什么事,我们肯定会尽力帮忙的。”丁阳亮实习生彭丽君  [田田病因]    抵抗力弱,营养摄入差  湖南省儿童医院呼吸一科主治医师丁妞说,田田已经可以出院了,但并不代表她以后不会再受病魔困扰。小儿肺炎,至今仍是一种发病率很高的幼儿疾病,其严重程度,和孩子的抵抗力、营养摄入量以及细菌致病力有关。小孩反复发病的情况并不少见,但像田田这样,几乎每个月都发病的,还是比较少的。“和她的体质有关,抵抗力弱,营养摄入差,同样的细菌,对别的孩子,可能造成感冒,对她就是肺炎了。”了解到,田田刚满月就离开母亲,缺乏母乳喂养,又是过敏体质,不能喝牛奶,摄入高蛋白食物。田田小时候,陈水凤只能喂她吃米糊。长大一点后,田田吃得也很“素”,多为青菜,隔几天才吃上一顿肉。杨路  保姆态度    陈水凤:    除了她父母,谁带崽崽我都不放心  本报长沙讯昨日,田田的病房中,陈水凤边整理着药费单边感慨:“你看看,这么多的医药费单,这么多次生病,崽崽都坚强地熬下来了。”  仔细翻看这些医药费单,三四块钱的挂号费,零碎的检查费,几百的药费、放射费、吸氧费……大大小小开销,除保险支付款外,加起来有近6万元。加之在门诊、药房买药的钱和没来得及结算的钱,“一共花了近10万”。  有一张入院证明,时间是2009年11月12日,地点是永州人民医院,这是田田次因支气管肺炎入院,随后,几乎每个月,田田都会在医院住上几天,每次都会花掉不少钱。陈水凤说,严重的一次,是在2010年4月,田田被紧急送进重症监护室。在病房外,听着田田哭着叫奶奶,她只能默默流泪。  至于田亚平曾说过的,要把她当亲妈对待,陈水凤表示,“也没太多必要,我只是希望今后田田能健康长大就行”。对于这些年支付的医药费,陈水凤说:“能还,不能还也没办法”。  2007年,陈水凤已退休,每月有近300元的退休工资,加上几年来做保姆的收入,省吃俭用攒下了几万元养老钱。她说,自己曾在信用社、汽车公司做过后勤服务,煮饭扫地都是一把能手,退休后在当地做保姆,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气。所以那一天田亚平找上门来,她并不奇怪。当时,她并不知道田亚平家住何处,更不知道他家境困难,只觉得“去别人家不如在自己家带孩子”,于是应了下来。后来,田亚平去了广东,她便想,他过年总要回来的吧,没想到,这一等就是2年。  2009年年中,经多方打听,陈水凤终于得知田亚平已回永州。“我去找他,他给了点钱,但他说,这个孩子算是送给我了。”听了这样的话,陈水凤很惊讶,她当即表示,自己无力承担一个孩子的抚养费用。但随后田亚平的一番话,让她动摇了。田亚平说,孩子的妈妈不想要她,请她继续带下去。“在我9岁的时候,我母亲就过世了,12岁父亲也去了,所以我想,没有妈妈的孩子实在是太可怜了。再说,我也舍不得她。”  之后,因为房租等原因,陈水凤多次搬家。田亚平也换过几份工作,没有固定的。陈水凤说,4年下来,双方见面不到5次,“每次都要找好久才能找到他。”前阵子,陈水凤再次找到田亚平,并留下了他的,“今后如果他愿意养崽崽,当然是的,除了孩子的父母,谁养崽崽我都不放心。”

井盖厂家
儿童游戏机
嘉立创在线下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