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当前位置:

神武大师兄 第44章 凡人修仙

2020/01/17 来源:克孜勒苏信息港

导读

神武大师兄 第44章 凡人修仙这就叫做才离狼窝,又来了虎穴。达叔急的立刻钻出了被窝,也不顾此刻嗖嗖的小西北风从头顶刮过,在宽敞而有平坦

神武大师兄 第44章 凡人修仙

这就叫做才离狼窝,又来了虎穴。达叔急的立刻钻出了被窝,也不顾此刻嗖嗖的小西北风从头顶刮过,在宽敞而有平坦的鸟巢上来回踱步,喃喃自语。

“你们啊,真是太年轻了,怎么就不看看这是地方就敢这么直接上来,难道你们想喂鸟吗?”

叶无极和双喜两个人,就站在那里不动,看着老头焦虑的样子,心中暗想,这老头真是站着说话不要疼。

叶无极终于忍不住道:“我说老头儿,现在正刮着西北风呢。”

达叔道:“那又如何?”

叶无极道:“你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达叔面色一变:“殿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无极道:“我还想问你是什么意思呢?我好心好意,把你的老命给救了,你不但没有感激,还在这里挑三拣四的,这不好、那不行,那你赶紧下去啊,这树这么高,你以为带你上来很容易么?要不哥们我练过,你老家伙也就不用等着喂那什么赤练鹰了,刚才就已经给那些白眼狼当夜宵点心了,”说着说着,又转过头去看双喜,接着说道:“那个双喜啊,你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双喜当然是同意的叶无极的,他作为唯一一个没离开本地的县衙差役,当然是心向这位爱民如子的好国王的了,哪能不同意叶无极的话呢,就算叶无极说的是什么歪理,恐怕他也会无条件的支持,一点也不会质疑。总之,这个人是没有立场的,或者说立场很坚定――那就是,反正叶无极说什么就是什么,谁让人家是个好国王呢?而且也是一位体恤百姓的好国王,比之前的那个县太爷,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双喜的无条件支持,让达叔顿时陷入理亏的境地。

过了半天。他才想起来,自己理亏个屁啊,说一千,道一万。这次理亏的,是眼前这个突然间不知道天高地厚,突然间身体天赋变态强大的一国之王,而并不是自己。

如果这家伙早点听自己的劝告,悄悄的离开那条大路。原路返回,到那镇里,找个地方先住下,又怎么会出现刚才的情况,现在又怎么会在这鸟巢里等死?

这一切都是他过错,怎么这口黑锅就不知不觉背到自己头上了?这不是欺负人么?而且是欺人太甚那种。

他倒不敢对叶无极发作,毕竟人家是这里的一国之王,自己虽然叫做辅国丞相,但说到底,现在也只不过是一个赶车的。他也没指指点点的资格。

但是这个理,老头还是要争一争的,不然实在难以咽下胸这口恶气。

老头据理力争道:“我说殿下,今天这见事,你还能怨到我的头上来?”

叶无极笑道:“那怨谁?难道还能怨本王么?”

老头道:“我说殿下,怎么可得摸着良心说话,你倒是说说看,是谁把那些白眼狼给招惹醒的?难道是臣?”

叶无极干笑道:“呃,这个么……我哪知道那白眼狼那么厉害,我还以为只是普通货呢。好家伙,那狼居然有一头象那么大,这你叫我怎么对付?我也是应付不过来,才急中生智。跑了出来啊,你看,本王也算将功补过了,老头你可不能再说我什么了啊――”说着又急忙打起马虎眼,道:“我说老头,你说这是那个什么赤练鹰的鸟巢。可是鸟呢?我怎么连你说的一跟鸟毛都没见到?这个鸟巢大概被你说的那些鸟给放弃了吧?”

达叔听了叶无极这么说,也是一愣神,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大鸟窝是由各种甘草筑成的,此刻干干净净,的确如叶无极所说,连根鸟毛都看不见,似乎真的是被遗弃的鸟巢,不像是还有什么鸟在这里居住。

达叔道:“嗯,是挺奇怪的,好像真的没什么鸟在这里住?这里的确是赤练鹰所筑的巢,不过赤练鹰在白天活动,很是凶猛,如果像的现在这个时间,他们不在这鸟巢里的话……看来我们这回算是安全了……”

叶无极和双喜听老头说的这话,终于吐了口气,说老头子人老了,真是什么都大惊小怪的,害得两个人跟着老头一起紧张了半天。

老头说,不对吧?你们怎么又把锅甩到我的头上来了?

叶无极笑着说,实在不好意思,自己太擅长甩锅了,一个没留神说着说着就开始分锅了,是他不对。

老头说的这倒不敢,您是国王殿下,我们哪能说您的不是呢?就算您说的是错的,咱们也只能点头承认是我们自己眼拙,没看出来您的用心良苦。

叶无极笑着摆摆手,道:“这样不好,这样不好……你们这样,我感觉很难受啊……”

老头就差冷哼一声,说你也会感觉很难受,我怎么看你的样子,你分明是很享受呢?

他当然不能这么直说,正好叶无极也差开了话头,像老头问到:“老头,这里狼这么多,这兰陵的百姓,是怎么生存的呢?”

老头听了就是一愣,心想你是这的国王,你跟我知道的都一样多,有很多事情还是你告诉我的呢,怎么?这还问起我来了?这是什么毛病?

然后他这才突然想到,今天这位国王,跟往日里确实很不一样,怕不是什么人在冒充那位皇子吧?

但是立刻有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就这鬼地方,前任县太爷走的比风都快,谁会来冒充这一个穷酸的兰陵国王,冒充他有什么好处?就算能得到一点好处,那还不够冒充所需要的准备成本呢。

老头道:“殿下,你这是在考老臣么?”

叶无极问道:“怎么呢?”

老头道:“这里有仙人帮忙啊,什么白眼狼也好,赤练鹰也好,都不能进入村镇里面,那里有仙人设置的法阵,那些飞禽走兽如果想进去,是要丢掉性命的。”

叶无极道:“仙人?”

这时候双喜开了口,道:“对,就是仙人,”说着说着。两眼放光,道:“仙人可厉害着呢?飞天入地的,无所不能,咱们县的许多少年。都以进入仙人的门派修炼为目标。”

叶无极道:“不就是仙族么?被你们说的那么厉害……”

达叔这时候疑惑地问道:“仙族?那是什么?”

叶无极一愣,道:“你们难道不知道,你们口中所谓的仙人,不过就是上古时期,神魔大战后。神族的幸存者后裔么?”

达叔和双喜摇了摇头,道:“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仙人们法力无边,还特别开了宗门,招收我们凡人弟子,让我们也能修仙。”

叶无极一看,这两人大概的确不知道,有关上古神魔大战的事情,现在这个时代。人类应该还还蒙昧,只有少数的族群知道的比较多。别说这两个人不知道了,大概就算是其他的地方的人族,比较富裕的地区,也应该没有人知道上古那次真正的打的天昏地暗的神魔大战。

又疑惑地问道:“凡人修仙?”

达叔道:“对,凡人修仙,让怎么凡人,也能有修仙的可能,这些仙人对咱们可真好,可惜收的人始终有限。那些被选中的孩子,真是让人羡慕啊。”

叶无极笑道:“有什么可羡慕的,修习我们人类的武道、儒道、禅门、兵家能力,不是更好么?”

达叔道:“那哪能跟仙人们比?仙人们的能力。是我们凡人永远都比不上的啊,哪怕我们奋斗一生,恐怕也没仙人奋斗个两三年的……”

说着说着达叔无限唏嘘的摇了摇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就连双喜也同样露出来羡慕向往的神情。

叶无极看的出,这两个人是发自内心的向往着修仙。

看来这个时候的中土大陆。还是以修仙为主流,人类自己的修炼道路,还没有得以发扬光大,只被少数人掌握。

想到这里叶无极不禁冷哼了一声。那些掌握了真正高超能力的人族,大概也就是像后世的龙人族之类的吧?为了自己的利益,并不把各种玄妙的武学知识传授给百姓,以至于普天之下的百姓们,竟然都对仙族所开设的宗门产生了如此的向往之情,真是丢人。

叶无极突然在心中生出一股情绪,一股非常大的情绪。

他想把人类的武学、兵家、儒门、禅门、甚至是其他偏门的小类别的修炼道路,如星术修炼,剑道修炼传授给现在的最广大人类们。

就连叶无极自己也在惊讶,惊讶自己怎么会产生如此的想法。难道自己真是想做那除恶扶强的大侠?

双喜和达叔见叶无极半天没有再说话,问道:“殿下?你这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么?”

叶无极道:“哦,没什么,没什么?我想问一下,你们所说的仙人开的宗门,收凡人那种,他们都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收弟子?”

达叔道:“怎么,殿下,你难道对这个有兴趣?”

双喜也突然双眼放光,道:“殿下,你想修仙?”

叶无极点了点头,道:“嗯,我想去试试看,”看到双喜的表情,又问道:“怎么,你难道也想去么?”

双喜道:“我当然想,可是我参加过修仙的测试,那仙人宗门招收弟子的,是隔壁村老王家人,他们当然故意偏袒老王家,我灵根的天赋比他们都好,但是他们硬是不让我入门,说不我不合格,真是气死人了。”

叶无极一皱眉,道:“什么,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达叔叹了口气,道:“当然,人家毕竟是踏入修仙的宗门了,已经不是我们凡人了,我们怎么跟他们争夺?”

叶无极突然问道:“那他们为什么独独不让你入门?”

双喜道:“隔壁村老王家,一直都在村里,甚至整个镇里横行霸道,可是不知道祖上积累的什么德,几十年前,离这里千里之外的星夜宗,来了仙人到我们这里来收弟子,他们王家便有一人被选中――那人当年最是能危害乡里,我们全镇人都看不过眼――干了不少缺德事,被我爷爷撞见的就有好几回,我爷爷脾气大,看不得那种人,就揍了他好几回。”

叶无极道:“于是那名王家的修仙者,再学成后回到这小镇,就开始报复你们?”

双喜道:“嗯,的确是这样,本来我们家也算是大门大户,结果被王家以各种的手段,给搞的破落下去了,仙人门派招收弟子,也处处给我找麻烦,真是欺人太甚。”

叶无极道:“的确欺人太甚。”

达叔突然道:“殿下,您真的打算去修仙?”

叶无极道:“嗯,有这个打算,怎么?”

达叔道:“嗯,没什么,这对殿下你来说,大概也是唯一的机会了,说实话,您应该早点就去参加那个休闲宗门,这样也好成长起来,就算没得到什么成就,将来也有自保的能力。”

叶无极道:“自保?”

达叔道:“殿下,这件事你比我明白,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叶无极想了想,当即明白了老头的话。他这一世,是皇子出身,而且还天赋很好的皇子,更加是庶出的……当然是会受到打压。现在他的年纪还小,也许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如果到了后面争夺皇位的时候,难保不会被什么刘皇后、张皇后的给暗算了。

就是现在,恐怕也不会太安全吧?

毕竟按照那圣旨所说,自己是终生不得踏出这兰陵国的,想想就知道,外面一定是有人在守着的,说不定,这兰陵国里,就有人潜伏在他的身边――

他又看了看满脸忠厚老实样的达叔,心中在想,就是这个达叔,也有很大的嫌疑,是那刘皇后的人,总之,谁都有可能是,但既然一直的没有人动手,那说明这一世的皇帝老爹那里,也是有派人来看着他的,不然应该早就有人给他暗中除掉了――按那青铜小龙说的,自己这一世的才学,就算自己是那其他的皇子势力,恐怕也都想除掉自己。

正想着呢,大树下,突然有两个人的说话声传了上来。

(未完待续。)

合肥长淮医院网上预约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评价
治疗子宫衰老的价格
安徽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汕头割包皮过长要多少钱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