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当前位置:

春秋一颗子弹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克孜勒苏信息港

导读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讲这个故事的人说是他的亲身经历。他是上尉军官、上过战场,身上的枪伤不下十处。由此可见,他并非在为我们杜撰一个引人入胜的离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讲这个故事的人说是他的亲身经历。他是上尉军官、上过战场,身上的枪伤不下十处。由此可见,他并非在为我们杜撰一个引人入胜的离奇故事。遗憾的是,这样的上尉军官,竟然说自己不是从越南战场上凯旋而归的英雄。还说自己因为目无军规军纪、在打完一仗后,就擅自脱离了部队、回到了他喜爱的广阔天地--农村,为的是过着默默无闻的生活。但他也知道自己的这话,是有水分的,大伙只当在听故事,千万当不得真。其实,这些话里只有一点算是善意的谎言。还不是想像大伙那样过平凡普通的生活吗!因为他想过平静的生活,自己的过去就没对任何人提起过,所以也就没有人知道他是上尉军官,更没有人知道他是上过战场的大英雄,那就更没有人知道他是个“逃兵”了。大伙只知道他当了几年兵,复原了。在听了他讲的故事后,他在我心中的形象日渐高大起来。他其实就是我们心目中可爱的人,在他身上有着一种我们久违、熟悉了的闪光的东西,是什么?下面的故事会告诉你。  激烈混乱的战场,终于沉寂下来了。再也看不到滚滚的硝烟,再也听不见疯狂的枪炮与炸弹的爆炸声,再也没有了鬼哭狼嚎的凄厉嚎叫声……所有的声音都仿佛静止了。整个被战争摧毁的战场,仿佛只剩下了几片绿叶和凉爽的微风。是风,是凉爽的微风唤醒了,已经死去了几天的他。当他艰难地睁开依旧疼痛无比、滴着黑血、模糊的双眼时,映入他眼帘的是几片极绿的叫不出名字的树叶,风温柔地在他发烫的前额上一拂而过。他在心里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所谓阴间吗?那为什么我没有被黑白无常用绳索牵着呢?为什么我也看不到他们的影子呢?也没看到奈何桥在哪里呀!”就在这时,听到有人用喇叭喊道:“还有活着的弟兄吗?……”哦!看来我还活着?!他试着喊道:“喂!我还活着,我还活着呢……”这一叫喊,不但又大伤了他原本就虚弱的元气了。而且让他彻底地感觉到了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滋味了,那是一种撕心裂肺、被滚油煎熬、无法形容的痛苦。哪怕只稍微地动动僵硬的身子,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无法实现的渴望和。他咬着牙、不要命的想努力地翻一个身,但还是失败了。一阵更加痛苦的疼痛,立马就在一秒钟的时间内迅速袭遍了他周身的所有细胞。他这才知道自己所受的伤,严重到距离死亡只有一厘米这么近了。也就是说死亡之神,随时都可以把他交给黑白无常、一了百了。然而,清醒之后的他关心、牵挂的并不是自己的死活,而是这场战争的结果。因为他已意识到他的那声叫喊还是太微弱,也许喊话的战友,根本就听不见他的叫喊。可能是以为没有活着的战友了,这才撤走了。  透过稀疏的草木空隙,借着朦胧的星光,他看到了漫山遍野全是战后的狼藉,也闻到了无处不在的腥骚臭、以及残存的火药味了。除了听到喇叭的呼喊声外,他没有见到一个活人的影子。目光所及之处,无不都是醒目、变黑的血迹和残缺不全的尸体。突然他的目光变呆滞了,额角汗水涔涔、大有飞流直下的趋势。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更让他无法忍耐、疯狂的悸痛,像有成千上万的蝎子在他身心里外周而复始地蛰着他所有的皮肤。那滋味,不身临其境,是难于想象到的。朦胧中,一张极帅气、极熟悉、极亲切的脸庞出现在他的视野内。蓦地他想起了负伤死去之前的一副惨不忍睹的壮烈场景:一把寒光闪闪、血光飞溅的长剑从他敬爱营长的左肩直劈到他的下腹。营长的身畔倒着一个圆睁着一双充满惊奇、恐怖眼睛的高大家伙,他两手空空、仿佛要极力地抓住什么似的。他的胸腔上也插着一把仅余刀鞘的短刀,鞘把上飘着的红绸他太熟悉了,那就是他那把削铁如泥的“夺命”神刀、是他的的随身宝物,在他走上战场的那天,他把那把削铁如泥的“夺命”神刀,赠送给了他敬爱的营长,为的是希望神刀的灵气能够护佑营长安全。  “夺命”神刀是他祖上遗传下来的一件镇家之宝,听他爷爷说太平天国初创时,他先祖就靠这把“夺命”神刀一举扬名,成为天王手下的一员虎将,不久又被提拔为天王的侍卫长,先祖为太平天国立下了汗马功劳。在他入伍那天,他爷爷才郑重的将“夺命”神刀拿出传给他,也是希望护佑孙子遇难成祥、早日凯旋而归。他知道爷爷深远的用意,爷爷是老革命,曾随红军进行万里长征。建国后,爷爷留恋乡村,辞了职务、回了家乡。他之所以把这把价值连城的“夺命”神刀送给营长,是认为营长比他更重要、更需要神刀的护佑。还有一个原因,营长上阵之前,他的病还未痊愈、身体还很虚弱,有了这把刀,在他前进的道路上将会方便很多。当时,他是这样想的。没想到,竞派上了如此大的用场。  随即,他的眼前又浮出一幕幕悲壮的画面:老班长用生命炸掉了敌人的暗堡;小河南与一个比他高大许多的敌人进行着扭打,想起他那张鲜血遍布的脸,至今还使他心里有股冷飕飕的感觉。小河南也真机智灵活,在危险、关键的时候,他果敢地咬住对手的脖子……他不知小河南的结局到底是胜还是败。而现在,空荡的山谷间寂寂无声。想听一声虫的“歌”声,也难以达成心愿。什么都没有了,我军胜了?还是败了?不得而知。他的手无意间触碰到了,他在与敌人拼命扭打时掉在草丛的手枪。一想到枪,他的浑身上下又都充满了一股旺盛的活力。他在心里说,爬起来!爬起来,我要找到所有的战友、不管他是死是生,都要找到。忍着周身的痛楚,他扶着一棵残存的树木摇摇晃晃、艰难地站了起来。拿起手枪,他才发现只有一颗子弹了。他火热的斗志在那一瞬间冷却、泯灭了。一颗子弹,靠这一颗子弹,在他身负重伤的情况下,怎能走出危机四伏的莽莽群山?怎能找到他的战友、他的兵,并安全地带着他们回到亲爱的祖国?  几滴肥大的泪,次出现在他无比刚毅的脸上。他的嘴唇已被他咬得血痕斑斑,心说:没有希望活着回去了!此时,他能想的就是亲人了。死亡不惧,可惜再也没机会见到亲人,还有他心爱的恋人山妹子。此生此世再也见不到他们了,此一别,阴阳相隔,能留份思念在心头,也算是美好的念想呀!。一阵更加猛烈的疼痛,再次无情地摧残着奄奄一息的他,冷汗层出不穷,他感觉两眼昏花、模糊,天旋地转,一头跌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个清晨了。当灿烂的阳光透过稀疏的枝叶空隙,照射到他身上时,他的感觉是那样的温暖、那样的舒服、那样的美好。因为他此时还在恢复、朦胧中,所以暂时忘了他庞大的计划,也就忘了之前的山般重的压力。没有压力,他就无比的轻松了。因为放松,这才导致他连移动一下肢体的力量都没有了,这种疲惫无力的感受也是他有生以来的次品尝到。此时,他才感觉到又渴又饿、肚子瘪得好像只剩两张皮了。此刻对他来说,只要有一口水,哪怕只有一滴水,都是救他命的灵丹妙药。可是,在这高山野岭,一滴水又哪里去找呢?即使有,他也没有那个力量去寻找的,所以他不再奢望奇迹的发生,他想得多的依然还是死路一条。他用并不灵巧的手轻拂着身边的野草,无神的目光久久地看着蓝蓝的白云天,这天与我祖国的天多么相似呀!于是,他的思绪又飘得很远、很远……他想到了他的山妹子,要是她在这里该多好呀!她会采摘好多的山果给他补充营养,她会化腐朽为神奇般的搞到甘甜的山泉水。他小时候采摘山果摔伤了,是山妹子背着回家的,之后每天她都采摘好多山果送给他吃,还美其名曰:补充营养、康复更快!而今这温馨、甜蜜的回忆却只能让他悲从中来,泪水止不住又夺眶而出了。  悲观至极的他用手枪对准自己的胸膛,决定用这颗宝贵的子弹来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样做,至少自己不会成为越南狗的俘虏、以免倍受非人的折磨和屈辱的打击。不是说:人的命、天决定吗!就在他决心破釜沉舟、拼命一搏的时候,他听到了来自四方、中国话的呼叫声,以及奔跑的脚步声。他警觉地竖起起耳朵、俯在地上倾听来自四方的各种声音。与此同时,他用手枪拨开遮挡视线的枝叶。这一看,不由得他大吃了一惊:出现在他视野内的是清一色的越南兵。他听到一个越南兵说:“他娘的!,除了死的,都逃跑了。”闻之,他心里大喜。这样,至少说明他们并没有被敌人全歼,活着出去的人肯定比敌人估计的多很多,心里的感觉特别舒坦、一阵窃喜爬上了他的心头,也就不为奇事了。从敌人的话语中他听到了希望,他的战友、他的兵、他的部队并没有遭到厄运,而是平安地撤离了战场。  打扫战场的越南兵越来越多了……他对自己说:“不能坐以待毙。”幸亏还有一颗子弹,他把手枪抬起,瞄准了向他走来的越南兵。要知道,在部队他可是整个军区的神枪手,凡是他瞄准的目标从不会枪下逃生的。也就巧,恰在这时,几个越兵正好站成一条线。“机会来了。”他对自己说:“一枪定乾坤!”他一抠扳机,凄厉的枪声响了。山鸣谷应,站成一条线的几个越南兵齐刷刷地倒了下去。山上山下立即枪声大作。而他,由于受伤过重、流血过多,也被这一枪震得昏了过去。  “那么,以后呢?他是不是也脱险了呢?”我忙问道,我深怕这个故事失去了精彩的结尾。  他轻微的一笑,不慌不忙地续道:“其实,以后不讲更妙!因为以后的事、简直让人难以置信,真有点像作家写小说中的虚构那样。不过,既然你有兴趣,我不妨好事做到底,一并做个人情送你吧!”  枪响后,他也昏了过去,当然什么也不可能知道了。更多的越南兵向他包抄过来,几支冲锋枪已经对准了僵倒在地的他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四野却响起了更加激烈的枪声,包围他的越兵全都在同一瞬间被击毙。恰在这时,他睁开了依旧模糊不清的眼睛,看到了成群结对涌上来的越南兵,他忙下意识地摸索着自己的手枪。  “连长!我是警卫小江西呀!”随着话音,他看到了其中的一个越南兵摘掉了钢盔,果然是他的警卫小江西的小白脸。九死一生的他、得救了。  部队评功的时候,他被评为一等功。但他没有接受,他说:“其实,大家并不了解我,我并不是个合格的军人,我对乡亲们隐瞒了自己的过去。因为我担忧,一旦暴露太多,会有压力,还会与乡亲们产生隔阂,所以选择了做个平凡的人,才是上策。不过,说句实话,我比起那些战死疆场的英雄,我觉得自己根本就不配英雄这个称呼,因为我太微小了。要评英雄,就评营长、老班长和小河南吧!”话毕!掌声响起“哗哗”!如雷贯耳。 共 401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囊囊肿的检查诊断方式
昆明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好
癫痫云南哪里治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