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如果时间不记得2上

2018-10-13 07:27:26

再相逢,是在全国小提琴大赛第一试上。

依旧悲伤的旋律,当然我不会再哭了,只是不解,如何用欢快的歌曲奏出悲伤的节奏。第二次,是抱有好奇,再一次厚着脸皮走进后台。

——chapter02聚散再重逢之外(上)

“江毅,你……”刚迈进后台,却发现江毅背坐在靠椅上,一动不动。

我赶忙跑过去,却邂逅了世间最姣好的睡容。浅黑的刘海斜斜地遮住一半额头,刚好是黄金比例。眉色也是浅黑,长长的眼睫毛遮住了褐色眼瞳,高挺的鼻子依旧,嘴唇微抿着,隐约可以看到洁白的牙帘。等一下,怎么不像是睡觉啊,昏倒了?

我大脑一片空白,哆嗦地伸出食指,放在江毅鼻尖下,触觉告诉自己,呼吸的气息平静均匀,没什么事啊!刚想缩回手,却被抓住。修长白皙的手指握住我的手腕,而眼前的人依旧闭着眼。不会是梦游吧?我用力往后逃,却被那只手拽向前。

与眼前的人只有一公分的距离,气氛如此尴尬,我不禁涨红了脸。本想开口,却被一声冷笑抢先。

“闹够了吧!”眼前的人忽然睁开双眼,褐色眼瞳慢慢放大,直到在眼瞳中看见紧张的自己,却早已被人放开。

“对不起,你可以走了。”忽如其来的抱歉,语气透着温柔,也有无奈。江毅盯着我,是迷离的眼眶。

“没事,我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江毅,你能回答我吗?”我也同样轻柔地说道。

“有完没完!”江毅忽然站起,推开我,径直走向门外。

“不可以吗?”我拉住步履匆匆的江毅,几近是乞求道。

“洗手间都不让上吗?”江毅甩开呆呆的我,疾走道。好吧,在这等他,可为什么直觉告诉我,他在撒谎。一直相信自己的第六感,于是,我悄悄跟了上去。

半个小时过去了,我不停地在洗手间外转悠。常理说,不可能那么慢啊,还是走了?不对啊,我明明看见他进去的啊!

“还不走?”忽然冷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哦,终于出来了。

我揉了揉发麻的双腿,抱怨道:“等你啊!”

“你们这些人每天就是围着我们这样的人转的吧?”一阵冷嘲热讽,江毅盯着我笑道,邪邪的笑容。

“不是我们这些人,是我一人,不是你们这些人,是你。我不清楚你说的是什么,我只清楚自己想问的是什么。你就说吧,回不回答我!”我有些恼火。

对方不语,我开始说道:“为什么,每次听到琴声,永远都是那么悲伤,会让人回忆起以前,会失声痛哭,会……”

“别说了,今晚7点,在城南花园,若想知道原因,来找我吧!”江毅无解的眼神,捉摸不透,看着他的背影,我开始渐渐幻想,这是对我示好的节奏吗?

月光如水,城南花园,我穿上最美的长裙寻找江毅。

是琴声,融入月色中,淡淡的,很甜。我不由自主地去找寻琴音。可是,是欢快的曲调,没错,但是少了那份幽邃,不是江毅的风格啊。我停下脚步,仔细聆听。等一下,还有另一种琴音,好像在东南方。我寻过去,渐循渐进,好熟悉的旋律啊!对啊,是江毅。

我加快了脚步,在琴声的带领下,往那座亭子走去,寻着一个黑色的背影。

越来越近了,心跳也渐渐加速。

月光下的江毅,是从童话中走出来的白马王子,衬着银色的月光,一点都不失温和。一手执着琴身,另一只手不断来回拉动着,动出最美妙的音韵。他陶醉在这一片月色中了,微风轻轻拂;而我,陶醉在江毅的陶醉中了,心跳漏了一拍。

一刹那,琴声戛然而止,月光下的江毅收好提琴,往我走来。

“还是被你找到了啊!说吧。”单肩背着提包的江毅,一副冷酷样。我指了指亭子,说:“坐下来吧,你拉的也累了吧。”

江毅随着我坐下。接下来,是无声的沉寂。

“阿嚏!”我的一个喷嚏打破了少有的宁静。

江毅奇迹地脱下白色外套,放到我腿上,一声不语。

“不要。”我又扔了过去。

“不是拍戏,没那么矫情。想感冒就说,别怪我害你感冒。算了,你热着,我冷,我穿!”江毅装势穿着。

“哇,好难得啊,江毅说了那么多话。让我数数,有几个字,1,2,3……”我笑道。同时,肩上多了份重量,江毅已悄无声息地把外套披在我背上。

我惊讶地望着穿着单薄衬衣的江毅,他回望了我一眼,开始对我说道:“本以为你是那种人,没想到错怪你了,对不起。”

我又有些懊恼:“江毅,你又说这个,那种人是那种人啊,就算我不是,别人是,也不能说是那种人。你有多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我站起身,外套轻轻脱落。

“坐下,想走请便!”江毅也有些生气。

“对不起,你继续说!”我披起外套,忍受着。

“OK,其实我不爱拉小提琴,所以,再欢快的调子,也是悲伤的。你是,萧潇是吧,你不要插话,等我说完。”江毅顿了顿,看了我一眼,我坚定地点了点头,他随即望着那轮明月,“我也很惊讶,很少有人能听出我的悲伤,至少以前没有。我一度以为你在胡扯,但看到你真挚的双眼,我有些感动。当然,今天约你来这,也是考验你是否瞎扯,当然,我想错了,所以,对不起,”江毅歉疚地看着我,我对上他的眼神,笑了笑,点了点头。

江毅站起身来,将要离去。我赶忙脱下外套,递给他。江毅却把外套推给我,笑了笑说:“冷,第二试的时候再给我吧。”

我急了,拉住江毅,把外套放在他手上说;“我妹妹没进,还是给你吧!”

“噢?那你不来了。给我吧。”江毅失落地说道。

我暗笑道,抢过外套说:“冻死我了,还是穿上吧,感冒了怎么办啊!不过,江毅,你再来一曲,好吗?我刚才都没听全……”

江毅用手堵住我的嘴唇,示意安静,打开琴盒,只见音乐从他的指尖渐渐流淌,淌进全身,暖得没话说,还有那温热的手指表面温度…..

月光下的我们,宁静而美好。

第二试时,阳光明媚。

“阳光下的我们穿着布鞋,戴耳机随节奏大步向前,牛仔裤仿佛是在对我们说,你别太在乎。”戴着耳麦,一人来到了比赛现场。观众席上座无虚席,我只好勉强挤在角落里。四周环境真好哩,阳光毫无障碍的射过来,刺眼得很,离舞台中央隔了一个个银河,连边缘都是擦肩而过,我怎么就能这么委曲求全呢?

忽然,阳光逃走了,地上是一个高大的背影,视线渐渐上移——江毅。

“喂,你在这干嘛,挡住我阳光了啊!”

“哦,是吗,我没挡住啊,我就是阳光啊!”江毅坏笑道。

“不玩了,什么时候轮到你啊,我在这累死了……”我刚开始抱怨,江毅忽然拉起我的手飞奔起来。忽然有种飞出阴郁的感觉,握着江毅温暖的手掌心,似乎就能握住曙光。

“坐这。”江毅把我安在中间的空位上。

我连忙站起来:“这是家属才能坐的位子,我只是个普通的观众。”

“反正也空着,坐下。”江毅拍着我的肩膀。

“那你的家属呢?”我坐下时补了一句。

只见江毅表情凝重,半天才冒出一句:“他们不来,你坐吧。”<阳光100凤凰街/p>

“为什么?”

“要比赛了,我走了。”江毅调头就走。咦?为什么呢,江毅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灯光聚焦在一起,江毅上场了办离婚手续要多长时间。我激动地盯着舞台上的江毅,他向观众评委们鞠了个躬,架好小提琴,开始拉了起来。

灯光照耀下的江毅,像是从二次元中走出来的,白皙的皮肤,修长的身形,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眼。江毅沉醉在其中,享受的闭上眼,别人自然不会发现他的褐色眼瞳,还好我知道,我几乎能想象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一定望着五光十色的田野,在自己的世界里,看不到别人,只有美景。人生难得几回醉,江毅每次拉起小提琴,总是醉在熹微的春光中了。今天的旋律是如此欢跃,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有一丝悲伤,哀怨,只有欢乐,只有喜悦。况且江毅的嘴角一直是浅浅的上扬,可能和平时差不多,但我能感受到,他在笑,眼睛在笑,指尖在笑,全身上下都是银铃的笑声。

一曲终了,江毅深深鞠躬,抬望一眼,正好与我对视。我开始小鹿乱撞,他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我,目不转睛。我朝他笑了笑,他也会意地笑了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我坦然的走进了后台,拍了拍江毅的肩膀,笑道:“你吃了兴奋剂没?”

江毅恢复冷酷的样子:“怎么,听不出悲伤了。”

我疑惑道:“哪悲伤了?一点都没有。我看到你笑了,我喜欢那两个酒窝。还有林俊杰的那首歌,就是‘小酒窝,长睫毛……’后面忘词了。其实你笑起来蛮好看的啦。”

“我现在很丑,对吧?”江毅冷笑道。

“没有,你知道,我不是这意思。”我连忙解释道,“咕噜咕噜”赫然,肚子开始抗议了。引得江毅笑了笑。我捏了捏江毅的脸蛋说:“对嘛,这样才好看!”江毅忽然摸了摸肚子说:“对嘛,这样才不饿嘛!”在心里偷偷笑。我气愤地拍打江毅后背,江毅抓住我的手说:“再打,别吃了。”

“吃什么?”一提到吃,我立马凑了过去。

“来我家,我做给你吃。”江毅作出勾引的手势。

“你会做菜?”我怀疑道。

“那么说,你同意来我家了?”江毅坏笑道。

“谁同意了。”我嘟囔道。

“走!”江毅背上提包,牵着我跑出后台。那么这次的曙光是在江毅家中了。

“你爸妈不在家?”我看着江毅豪华却又冷清的家问道。

“你管得着吗?”江毅走到厨房。

我忽然觉得很难过,江毅为什么一听我提爸妈就那么冷淡,又明明不是这么冷漠的人。

“那我还是回家吧。”我走到门口,跟江毅说道。江毅跑来拉住我手:“我爸死了,我妈在国外,行了不?坐下!”说完便又跑进厨房。

我忽然觉得有些得罪江毅,非要逼别人说不乐意说的事,我也真是的,得去道歉再说。我悄悄来到厨房,却寻不见江毅踪影。

“江毅,江毅,你在哪啊?”我大喊道。忽然,门把手拧开的声音,我赶忙跑到门口,只见江毅正准备出去,不会被我一问,想起父母了吧?

我越想越愧疚,冲上前抱住江毅,满口说“对不起。”江毅被我吓到了,身体往后一缩。我抱得更紧了,威胁道:“你不原谅我我就不松手!”

“好啊,你别松啊!”江毅坏笑道。我忽然触电似的松开了,想想刚才自己疯狂的举动,不禁涨红了脸。江毅忽然勾起我的下巴,用褐色眼瞳盯着我,说:“怎么松手了啊?小小?”我甩开江毅,大叫道:“我想松就松,还有,我叫萧潇,你才是小小呢!”江毅狐疑地打量着我,笑道:“大大,你好啊!”“你……”我冲上前扑打江毅,一个踉跄,整个人都扑进了江毅怀中。江毅的脸忽然间红了,手足无措,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抱上瘾了啊…我,我告你,性骚扰…”

我坏笑道:“你让我别松手的啊,我又抱你了,你怕了?还结巴了,呵呵!”我往后一站,离开了江毅的怀抱。

“哼,我走了。”江毅拍拍胸脯,再次拧开门把手。我拉住把手,紧张的说道:“你去哪啊,还不原谅我啊?”江毅脸又变白了,冷酷地说道:“用你管啊!”说完,推开我,准备离去。“我当然得管了!”我理直气壮的说道。江毅忽然猛回头,邪邪的看着我。我连忙摸了摸肚子,说:“你走了,谁给我做饭啊!”“你没手啊?”“这是你家呃,我怎么能乱动呢,所以,别走啊!”“我买菜去,菜不够。”“我也去。”“不,待着看家。”“我又不是看家狗。”“哦,你承认了。”“那你怎么不拎着个菜篮子。”江毅一脸黑线的看着我:“大妈,你去买吧,显然您经验丰富,我在家吧!”江毅迈进来,作出请我出去的样子。“我才不要,哪有客人去买菜的?”“算了,再争下去我都饿了,狗狗,过来,爷给你吃好吃的!”“都说了,我不是狗,江毅,哦,不,大大,你再叫!”“再叫怎样啊,小小狗!”江毅朝我做鬼脸。“再叫我真拿只狗来!”我装出吓唬吓唬他的样子。“不用,现成有一只!”江毅胸有成足地说道。“都说了我不是狗!江毅,你别玩了。”我气愤的说道。“John,出来。”江毅一声唤狗声,唤出一只大黑狗。我害怕的抱紧江毅,哭道:“走开,别咬我啊!”江毅笑道:“狗害怕狗,好稀奇啊!”我忽然清醒过来,大叫道:“怡福朗荟我不是狗!”“恩?John,过来,跟这位小小打声招呼。”我急忙躲到江毅背后,委曲求全道:“别过来,我承认还不行啊……不要,别过来。”

江毅轻轻抚摸着大黑狗,一脸怜爱,吹了声口哨,狗摇着尾巴走了。我这才安心地站了起来,回想刚才大黑狗的一脸凶相,心有余悸。 “没办法了,只能使出我的绝招了。”江毅神秘的说道,我期待的看着江毅变出一顿饕鬄大餐,没想到——两杯方便面!!!

“江毅,你真会做菜!”我鄙夷的瞅着江毅。

“多谢夸奖,这是最好的绝招。人手一份,简单方便,人人都会,价美物廉,不费油烟,不污染环境,好处多多……”江毅一副推销员的样子。

“这位推销员,打断一下,有害健康也是好处?”

“这位小小的小女生,打断别人的话是不礼貌的,我可以原谅你的放荡不羁,因为,如果你认为有害健康,大可不吃。我们方便面销售特别有人情味,我们不会强迫你这种初生牛犊的。”江毅话中句句带刺。

我立马从江毅手中抢过方便面,拿起热水泡了起来。

“你看,是不是人人都会?这招好吧?”江毅拆开另一碗,也泡了起来。

等待是漫长的,特别是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热气腾腾,闻着香气浓浓,却不能吃。

“你是不是经常吃方便面?”我好奇的问道。

“谢谢关心,不关你事。”江毅又回复冷酷样,真受不了。一会嬉皮笑脸,一会冷若冰霜。

我不禁向江毅抱怨道:“江毅,你知道吗?在我心里,你这人很怪。就想特别要好的朋友,不会在接受对方帮助时说声谢谢,因为不说也懂,但若有一天接受对方帮助时,忽然说了声谢谢,冷不丁的,好朋友之间也会隔了一层膜,透明的膜,不是很薄的膜。而你,左一句用你管,右一句不关你事,真的会让人很担心的,你懂不懂啊?”

江毅忽然盯着我看,“干嘛盯着我?”我疑惑的问道。

“我们是什么关系啊?你很会评价人哦。你了解我吗,就这么妄下断言,真不礼貌。”

“不礼貌怎么了,我一直把你当成好朋友看待。对,我不怎么了解你,也许就凭听过几次你的琴声,就说出这样的话。可是,我说错了吗?”我跟江毅较上劲了。

“难道只是好朋友吗?你没说错。我也不知道你怎么闯入我生活的。本来这次提琴大赛,我也无所谓,可你,那么大胆的指责我。于是,我开始思考,或许是有这个问题。对,在听到你说我的琴声中没有悲伤时,我很高兴,终于得到你许可了。于是,我想请你来我家,让你进一步了解我。你那么大大咧咧,什么话都敢说,是很不礼貌,但我不在乎这些,我对你了解也不多。但是,我们能进一步……”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放下筷子,擦擦嘴,站了起来,对江毅说:“谢谢你请我到你家,我该回家了,后会。”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跑出江毅家几十米。

可隐约听见江毅在背后喊:“你没有把我当成好朋友!”

我靠在柱子上,有些心痛,思来想去我和江毅的相识,荒唐的很,是好朋友啊,怎么发展到这步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