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海蓝小说茶花缘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克孜勒苏信息港

导读

在中国的文学史上,诗人白居易取得的成就非常高,他有诗魔之称。白居易有些诗以刻画人物著称,简洁而神似,如“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白居易

在中国的文学史上,诗人白居易取得的成就非常高,他有诗魔之称。白居易有些诗以刻画人物著称,简洁而神似,如“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白居易的人生,留下了一个千古之迷,就是他的两个妓妾,樊素和小蛮后来下落不明,其实这两个人已经被他认为义女,为了使两个女儿都能拥有幸福的人生,白居易只好忍痛割爱,把她们俩转让给的朋友,元稹和刘禹锡。    那一日,天色渐晚,元稹从客房来到后宅面见白居易,本来已经讲好,分别之时,要他再与樊素和小蛮交待一下,从此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次相见?见面后,白居易低头沉思了许久,他突然讲出一句,说我就不去见她们俩了!    嫁女割走心头肉,悲苦哀伤泪水滴,不知明日可温饱,早起天寒多添衣。    原本已经讲好的事情,樊素和小蛮的身份可由妓妾转为女儿,两相情愿,皆大欢喜,然而经好朋友的劝说,两位爱女却要转让给他们,然后才能再去嫁人。其实尽孝之事白居易认为已经不重要了,只是她们俩突然间就要离去,这就使白居易凭添了许多烦恼。    樊素和小蛮还住在老宅子那边,元稹清楚白居易此时的心理感受,他知道这种时候就不要再相见了。樊素和小蛮重情重义,她们俩不会轻易就随同新主人上路。白居易改变主意,是他的内心无法能承受如此沉重的感情波动,元稹轻轻点了下头,他也非常伤感,这么好的一个女儿,人家就割舍给了自己,日后自己该如此来待她?他还不知道应该给樊素找个什么样的婆家?那得多么的男人才能配得上自己的女儿!    匆忙赶到白府的老宅,元稹直接就来到绣楼前。    此时樊素和小蛮两人正沉浸在悲伤之中,马上就要分别了,她们都有许多话要对父亲讲述,懂事未曾见爹娘,寻找温暖做绵羊,讨得秋娘心欢喜,从此才有幸福享。樊素低头不语,她眼中已经饱含了泪水,当初走进白府时那一幕幕的画面,永远都刻画在她的脑海深处,那些场景,簇拥在一起翻滚着挥之不去。樊素的嘴非常巧,她走进教坊那会就知道该如何讨人喜欢,在见到白居易之后,她找到了一个时机。当时白居易只是随便问了樊素一句,说叫什么名字,她便唱着自报了家门,还顺便捎带奉承了白居易一句。攀素五岁入教坊,如今已练十年功,从前认识人一位,公子大名如春风。樊素是竖着大母指唱完一句的。白居易后来又和她讲了几句话,樊素都能对答如流,她根本就不却场。所以后来白居易才有了那句,“樱桃樊素口”这一名句。    其实能唱歌那些人她们的嘴并不小,太小的嘴不利于发声,樊素的嘴形虽然不是太大,但她在教坊那里身体始终都没有发育好,她和小蛮人长的都非常瘦小,白居易留下她和小蛮,主要就是出于同情,后来她们俩随了白居易那已经是三年以后的事情,所说的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她们俩也正是生活在白府,身体才逐渐有了真正的发育。感恩并非一日功,温暖幸福沐春风,艳阳三月时光好,小鸟展翅飞半空。    元稹来到楼内,樊素和小蛮就以为他和白居易一同来了,于是她们俩便急忙跑出门去观望。元稹这才悲伤的告诉她们,说你们的义父就不来相送了。樊素你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动身回家去。    那一刻时间仿佛凝固住了。樊素两眼发直,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当初自己进白府就是来到老宅子这边,她记得清清楚楚,那天演出开始前,自己一直都依偎在外宅门旁那棵茶花树上,当时自己心里就象揣了许多小兔子似的,砰、砰、砰的乱跳个不停。后来樊素一直都觉得,就是那棵茶花树与自己有缘,要不白老爷看好的是小蛮,他怎么就连自己也一同都收下了呢?    樊素盼望能有奇迹发生,她抬起头向外宅方向瞧过去,那棵茶花树正在微风中盛开着,然而此时,这满宅子也只有三五个闲杂人等,或许从此一别就再也见不到义父了!悲从心头起,泪顺面颊流,樊素突然想起“贬茶花”中有几句歌词是这样写的,与是她便唱了起来:下凡姐姊都赶回,为何抛下茶花妹,肝肠寸断心已碎,天公怎就不做美。元稹叹息着连连摇头,他知道白居易已经预料到分别的那一刻会难舍难分,所以他才断然改变主意,看来今天只能强行动手,否则说不定还会弄出什么意外的事情。元稹分咐小蛮把樊素的包裹拿出来,其中还有许多银两。元稹就摆手,说银子就不带了,我不能收了女儿还连带捎回去钱财,那些就给白府留下吧,只给素儿带些随身穿的衣服就行。    后来元稹没有别的办法,他只能强行抱起女儿,说素儿你要听话,我和白大人就有这样的交情,爹肯定会处理好你的事情。然后就把她抱到了车上,只是在临行前,小蛮和樊素仍然难舍,两个人几番哭抱在一起,仿佛就永别了一般。    毕竟和元稹不是那么太熟,樊素虽然任性,可她此时也不敢闹过了份,后来她就朝着小蛮挥起手,并哭着唱起“贬茶花”的歌词,随着元稹就上了路。    为何就我茶花苦,何为就我啥都无,为何天宫回不去,为何就我偏偏哭?    元稹的性情与白居易相近,只要能把樊素带出来,他就有把握哄好了她。元稹淡淡的问了一句,说素儿,你是从啥时候学会唱“贬茶花”的?你唱的非常好,每次招待朋友,我基本都要听上一回。樊素赶紧收住悲哀,她轻声回着话,说爹爹,素儿还是在教坊时,就学会了这一唱词,刚才实在是太过于悲伤,让爹爹见笑了,因为我和小蛮毕竟守候在白府十年了。元稹点了下头,说人非草木,怎能无情,你也知道,来到白府我就提出要你做我的女儿,这是夺人之爱,可这么好的女儿,我怎能罢手呢。不过素儿,贬茶花中也有喜庆的唱段,能不能给爹唱上几句?不要总那么悲伤,其实有些话爹已经跟你讲的很清楚,你也因此不能再留在白府里,人生难修几层阶,丈夫疼爱做成爹,这个话你也应当能听过,白老爷他就做到了这一层,我这也是成人之美,我要让世人记住,白乐天他就有这样的人品。    元稹始终没忘掉要樊素唱几句“贬茶花”中喜庆的内容,他也是要她尽快摆脱掉悲伤的情绪。樊素调整了好一会,她这才接着唱起来。红尘美妙红尘好,天庭寂静人太少,男耕女织难看到,南来北往寻大嫂。元稹及时与樊素开了句玩笑,说男耕女织怎么会难看到呢?这一句我始终都没有听懂。樊素就笑着解释,说爹你这是和女儿开玩笑呢,那是说在天庭之中难以看到。元稹认真的点了下头,似乎刚刚才明白一般,但他马上又问了一句,说这茶花姑娘刚来到人间,她怎么就有了大嫂呢?樊素听到这句,她果然就开心起来,原来元大人也如此祥和,他待人宽厚,看来自己的命运还真就和那贬茶花中的茶花姑娘差不多,原来投身红尘还有这么多美妙的生活。樊素还是认真的解释,说爹,其实这一句你也明白,你就是要素儿能尽快的开心起来。茶花姑娘她在天宫中是一位花仙子,她开始只知道红尘中有温暖、有恩爱、有交往、有幸福。但人间的女人几乎都不出门,这是她在此之前不知道的,因为天上一天,人间一年,人间的许多事情她并不清楚,所以茶花就必须要这么唱。元稹点了下头,说素儿,你非常聪明,所以你就得到白大人那句“樱桃樊素口”的美誉,但爹现在想和你说的是,你要尽快想办法改变自己过去的形象,那个樊素已经不再属于你了,她只能消失在白大人的生活中,这样,那个樊素才能永远的存活在历史的长河中。人生在世,得一美名不容易,而你却是白大人笔下那么美妙的女子,素儿呀,爹可是替你把这件事情前后都考虑清楚了。    那、那、那,爹,难道素儿以后就不能再唱歌了吗?樊素艰难的询问了一句,说如果那样,素儿真就没法能活下去,因为歌声已经溶入到我的生命之中,我没有办法再能去除掉。元稹为难的点了下头,说你如果还要再唱下去,那你就仍然还是樊素,因为人们从你的歌声中,一下子就能把你确认出来。    不,不要这样,我如果不唱歌,一天都不能活。樊素哀求着元稹,说爹,你要替女儿再想想办法,即使不让我去见人,那我也得要唱,我没有办法能停下来。    元稹摇了摇头,但他马上就瞧向樊素,说素儿,你再唱一句“贬茶花”,爹又觉得你好象是一个人,樊素就笑着回复,说爹,素儿原本就是人嘛。元稹说,我的意思是说、你很象另外一个人。樊素就随口唱起,茶花从此获新生,拜谢上苍沐春风,从此一路走过去,只与亲情来相拥。    元稹放声大笑,说女儿呀,你的运气真是太好了!从现在起,你就是那位茶花姑娘了!     共 323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索静脉曲张的表现是什么
昆明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市治癫痫去哪家医院好
标签

上一页:难题3

下一页:食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