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乔达诺曾为格拉斯辩护

2018-11-02 12:44:48

乔达诺曾为格拉斯辩护

“甚至在这地狱之中,只有我们才是自己的解放者。虽然这也许意味着一个悲惨的命运——我们已经被杀了,但炸弹并不能区分谁是被迫害者,谁是迫害者。对于幸存者来说,我们只是幸运。”

希特勒次在德国掌权时,拉尔夫·乔达诺只有10岁。在他20岁的时候,他从对汉堡的毁灭性打击中幸存下来。作为一个半犹太血统,且在大轰炸中幸存下来的德国公民,拥有着惨痛经历的拉尔夫·乔达诺后来成长为一个多才多艺的作家和制片人。不幸的是,这位犹太裔作家于12月10日在德国科隆去世,享年91岁。

大屠杀的深刻烙印

据德国科隆当地媒体报道,拉尔夫·乔达诺于数周前不慎在家中摔倒,致使其大腿骨折,终导致死亡。

显然,犹太大屠杀是乔达诺一生中为惨痛的经历,为其打下了终其一生的深刻烙印,而这也成为他文字生涯中的重要题材。

“汉堡是我的家。在我人生中个十年是我美好的童年(我出生在1923年),这个阶段一直持续到1933年。家带给我深深的归属感,在这座城市,我度过了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直到1933年,希特勒上台,很快并且很清楚地告诉我,一个新的时代已经开始。虽然1933年已经有了盖世太保,但对于我来说,个苦难并不是来自这座城市,而来自我认为不可能的地方——我的玩伴,与我一同在汉堡巴贝克区长大的朋友们。就在七十多年前,我确定是一个夏季的一天——当时希特勒已经执政两年半——我的朋友对我说:‘啤酒(我被称之为啤酒,这是我的昵称),我们不会再和你玩了,因为你是犹太人。’直到今天,我讲述这段故事时,依然觉得浑身冷汗,后背在战栗。那怕我后来经历了更为可怕的事情——被盖世太保逮捕,但这些话,‘啤酒,我们不会再和你玩了,因为你是犹太人’,我一分钟,甚至永远都不会忘记,即使我活到150岁。所以,直到1945年,那时我感觉我已经要死了——从1933年起我被隔离——这样的经历依然是我刚才描述的那种感觉。”在他生前的一次媒体采访中,乔达诺平静地讲述着自己的过去。

乔达诺于1923年春出生于德国汉堡,“我的父亲是一位音乐家,我的祖父洛奇·乔达诺曾经是一支乐队的领队,来自西西里岛。我的母亲是一位钢琴教师。他们在音乐学院相遇,并很快坠入爱河,用他们的一言一行让一个孩子明白什么是幸福的婚姻。我们——我和我的哥哥埃格(他出生在1921年),还有我们出生于1930年的弟弟洛奇——我们有一个非常幸福的童年。然而,在我10岁,我哥哥12岁,我弟弟才3岁那年,我才意识到我有一个犹太母亲,而这种我们从未体会过的角色,将改变我们的生活。”因为母亲的“犹太裔”身份,乔达诺一家人平静的生活在1933年1月纳粹掌权后戛然而止。

与胜利只有一根头发丝的距离

“我的中学教育非常难忘。在天,我们被分为雅利安人和非雅利安人,犹太人和非犹太人。我和我的哥哥同样茫然无知,我们被放在一个30人大组中,我的非雅利安人编号是6。当时我对正在进行中的事情一无所知,我们只是把自己放在一个人数多的群体中。那天下午,我母亲和我父亲对我们说:‘你们站错组了,你们属于人数较少的那一个组。’当时我并没有在意父母的话,在我的记忆中,我的父母并没有告知我们他们焦虑的原因,只是告诉我们,你们属于这个组。虽然我不想预测后来发生的事,但它显然是审查。少年时的我受到了质疑,其中一些不言而喻。这种质疑的程度不断增加。”在乔达诺的回忆中,这种质疑和迫害一直持续到他和家人被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的第八集团军解救,当时所有的德国犹太人几乎都已经死在了犹太大屠杀之中。“自1938年以来,我们已经习惯于说‘我们不属于德国。’在战争中,我们感觉自己是盟军的一部分。”

1940年,在毕业前夕,17岁的乔达诺与后来的小说家瓦尔特·延斯结成了终身友谊。因为乔达诺和他的家人成为了被歧视和迫害的对象,他们一家人不得不躲在朋友家的地下室,“我的家庭赢得了这场战争和竞赛的胜利,我们与‘终解决犹太人问题’和‘胜利的盟友’只有一根头发丝的距离。当时我的妈妈应该被驱逐出境,我们来到地下(我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在‘但丁式’的条件下,直到1945年5月4日。当时我们的生命只剩下了几天。如果英国第八集团军晚来一个星期,我们就会饿死在老鼠出没的、潮湿的地下室,因为在几周,我们已被切断食品供应。”

曾看到希特勒本亾

乔达诺曾经在他的自传中写道:“我们随时都可能陷入到恐惧之中,因为我的母亲是犹太人。而事情的关键是,我想活下去。”

据乔达诺曾经的介绍,巴贝克地区是汉堡的区,主要人口是工人。“我记得当时全区都是旗帜的海洋:红色的旗帜,在1933年代表共产党人。纳粹起初只是很弱小的势力。我认为希特勒的成功非常迅速,尤其是在赢得群众支持方面。我以一个家庭为例,在1930年、1931年、1932年,他们的门前挂着锤子和镰刀的旗子,然后到1933年,突然他们的门前挂满了纳粹的旗帜。我记得在1934年,我的母亲站在我们的公寓前,脸色苍白。我们的邻居芬格(他曾经是上面提到的一个前共产党人)说:‘什么?你还站在红旗前?我们将远离你。’我想这里很有象征意义,虽然当时早期的共产党人牺牲很多,但纳粹依然迅速地占领了我们居住的地方。总的说来,当时的德国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人们疯狂地欢呼,不留一丝怀疑。”

年轻人的军事化迅速席卷了德国,“我的玩伴成了德国青年团成员,后来又成为希特勒青年团成员。这几乎是我所有朋友的状况,但我和我的哥哥不是,作为一个母亲的孩子,我们明白我们和他们不同。希特勒来到汉堡时,我还记得我在我们的学校,我们要为他加油。我甚至看到他本人,他开车在远处。虽然我没站在前面的一排,但是我依然看得很清楚,这一幕深深地留存在我的脑海里。”

虽然第三帝国的硝烟已经过去了七十余年,但直到今天,我们依然在回顾,乔达诺也是如此。

乔达诺很快意识到了战争的残酷,“我的枚炸弹的记忆(那一定是1940年的秋天)就非常接近我们……它就落在150米旁的一个加油站。感谢上帝,没有爆炸。然后经常看到携带炸弹的皇家空军在上空飞过,我的心在颤抖,什么也不会发生,因为那些飞机是我们的解放者,他们是我们的解放者。”这段灰暗的过往成为他生命中难以忘却的经历,在他的许多着作中,都曾以这段过往为素材,并引入了许多自己的亲身经历。

一生共创作23部作品

作为媒体人,乔达诺去过38个国家,分布在非洲、亚洲、拉丁美洲等,在他看来,他熟悉所有的大城市。而这其中,他认为汉堡是为美丽的,“汉堡是无与伦比的,甚至仅仅因为它的地形。在易北河下游的四公里,我住在那里很长一段时间。”

在乔达诺的脑海里,他的记忆总是停留在1943年的夏天,“我的记忆,一半停留在那里。当我看到弱小的人时,我总是站在他们一边。也许因为曾经自己软弱的时候,有人站在身边,这很重要。”

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以后,乔达诺在一家犹太周刊开始了他的活动,他毕业于德国莱比锡,学的是教育专业。1955年,乔达诺回到汉堡。

1964年,乔达诺加入了总部位于科隆的德国公众广播机构成为一名,并一直在那里工作到1988年。在这期间,他创作了自己的部作品《贝尔蒂尼一家》,这部曾经被改编成电视剧的自传体小说讲述了从19世纪末到“二战”期间的一个德意志家庭,显然,这个故事中能看到很多他自己的影子,而这也被公认为他为成功的一部作品。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向报界承认自己曾为纳粹党卫队效命后,招致舆论一致抨击,拥有犹太人血统的乔达诺却呼吁人们宽容,应对迟到的忏悔表示欣赏。有人评价,拉尔夫·乔达诺始终是一位关注现实、警醒的同代人。

在乔达诺的一生中,他创作过23部作品,“我想说,我写出了我想要的一切,而它们没有被删节过。”

晨报何安安综合编译

原标题:乔达诺曾为格拉斯辩护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何安安

电线电缆厂家
打野猪机
不锈钢无缝管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