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当前位置:

乾坤召唤第九百六十章邪坤现

2020/01/20 来源:克孜勒苏信息港

导读

乾坤召唤 第九百六十章 邪坤现黑骷宗的黑市交易大会,要比想象中的规模更大,随后连续四五天时间,随着外来商人源源不断的赶到,即使十六交易

乾坤召唤 第九百六十章 邪坤现

黑骷宗的黑市交易大会,要比想象中的规模更大,随后连续四五天时间,随着外来商人源源不断的赶到,即使十六交易殿之间纵深交错,位置不好的栈道,也全被挤的爆满,每天开市后,倘若稍晚一步,便是连售卖的机会都会失去,那种热火朝天的氛围,让人叹为观止。

十天时间,说多不多,说少也不算少。在这样一种各类型星空商人和冒险者聚集中,加上众多人之所以聚集于黑骷宗,正是常年活动于黑四角魔域与七大星域之间的庞大星空内,想要了解这里的星空情况,倒也不算太难。

这段时间,虽然将南方星空不少区域的环境情况,还有一些错综复杂的大小势力摸清不少。但让张浩有些失望的是。黑市交易会的随后参加。莫说如海禅灵树这种罕见的幼种,哪怕是一些实际价值和价格相差巨大的宝贝并没碰到几次,即使侥幸遇见,也多是像之前那大汉的一样,星空历险过程中,在十分巧合的情况下偶然获得,七八天下来,仅有塔褚略有收获。

安静的房间内。将两张地图铺在地上,张浩目光专注,时而手中的记号笔落下,在两边地图上圈着什么,能够看出,此刻,偌大的地图下角,已满满全是标记,根据地图上的星空方位,已经有两片空区显出端倪。而根据这连天来了解的消息,他已确定。盘星双尾狐所在星区,必然就是金银双盟设立星空驻点的区域,没有第二种可能。

“张浩哥,情况似乎比我们推断的有些出乎预料!”

沉思间,猛地来的一道声音,顿时吸引了张浩的注意力,抬头,看到金凤青和塔褚先后步入房间,身后还跟着一位身材壮硕的中年人,他连忙起身:“怎么了?”

“老夫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麦蒂团长,是咱们招募的佣兵团,为人重信义,守承诺。在黑四角魔域和南方星空里,算是声望不错的任务承接者。”引着中年人落座,塔褚介绍道。

“前辈说笑了,不过是厮混几年,闯出一些名堂而已。”

明显,中年人已经了解塔褚并非寻常之辈,这会儿态度和言语间,保持着一副谦恭之色,说完后,他顿了顿,望向张浩,解释道:“早在两个月前,我们团承接了一些炼制神器材料的采集任务,曾去过金银双盟设置的那一座据点,而且待了大半个月时间,倒听到不少消息。”

“据传,这一座据点设置的真正目的不是为了掠夺水之星域边界的星球资源,主要因为血盟一位秘不出世的年轻小辈。”

“血盟?年轻小辈?”张浩心头一震。

“没错,那据点完全封闭,单单驻守的星神境强者就不下二十位,银盟盟主这两年长期呆在其中,而金盟的首领则是每隔一段时日,都会去探望一番,其中甚至还有许多血蟒大殿亲自派遣的强者,只是他们在做什么,十分隐秘。倘若不是那据点定期与附近一些星空会有商业来往,连这点消息都探听不出。”

沉沉点头,麦蒂补充道:“看情况,千圈山的首领负责他们一些很多材料的供应,应该知道的更多,但却是守口如瓶,似乎很怕引来灭顶之灾。我之所以了解这些,也是听一位朋友提起,他曾在去年跟着进入过那所据点。说是那片星空跟普通星殿不同,其内环绕四层,全部是高耸万丈的壁垒墙,中间方圆三百丈的空间被重重围住,防守十分严密,似乎是血盟总部诞生了一位了不得的人才,正倾尽全力在培养,至于为什么不留在堕落星域的地盘内,原因不明!”

话音落下,张浩眉头早已紧紧皱起。转眼瞥见一脸凝重的塔褚和金凤青,他的心顿时沉到谷底,很显然,尽管不清楚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这所谓的年轻天才,怕应该是邪坤无疑,他的大化神炉同样在凡界被封印,仅破开一丝裂口,如今去打盘星双尾狐的用意,不言而喻。

“时间不能耽误了,既能得到血蟒大殿的全力支持,而且还拿出如此大的手笔,如果真是那小子,他要比我们想象的更聪明。”

语气凝重的回答一句,塔褚朝中年人摆了摆手,道:“就确定你们了,这几天随老夫走一趟,报酬好说。另外,我们还有跟千圈山有结识的几个人一同随行,你先回去收拾一下,马上准备启程。”

“行,前辈放心,半个时辰后,麦蒂准时带人赶到。”莫不说当导游本就是一件风险极小的美差,另外能给一位星神强者服务,报酬同样不会少到哪里去,因此麦蒂利索起身,走出房门。

见人离去,塔褚这才沉声问道:“小浩,看来有些东西我们之前似乎并不了解,也遗漏掉不少很重要的东西。”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张浩满脸认可的点了点头:“邪坤在进入神界之前,曾去过本体封印地。那一段时间他做了什么。确实是一段空白。就按眼下情况而言。他肯定没有暴露自己取代当年邪神的地位,但却以邪神代言人的身份出现,不然哪怕他修行逆天,比我提前来神界几年,也最多不过突破天神境,绝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对血盟发号施令。”

“有道理!神界传承无数岁月,流浪神灵向来活的如同猪狗,在浩瀚的星空天地内修行。能功成名就者也是寥寥可数。而邪神却开创了一个神话,他带着领流浪神灵曾险些颠覆神界,一时成为所有崇尚自由流浪神灵心中不可磨灭的崇高存在,威望之深,绝非你我能够想象。纵然事情已过去万年之遥,可血蟒大殿仍残存着那一战幸存下来的三位主神高手,他们体内封存着当初的邪神之力,必然还对邪神保持着一种深深的敬畏和愚忠之心。”

稍微顿了顿,塔褚接着道:“如果邪坤能拿出凭证,证明自己是邪神的代言人。怕是情况要比我们之前推断的更糟。毕竟血盟对强大的邪神之力重临神界翘首以盼了万年,如今必会倾尽一切辅助他修行。并暗中进行准备。而大祭司殿消失无踪,从这一点而言,没有了以往团结的七大星域必然处于绝对劣势。”

“前辈说的对,没想到邪坤又稳稳赶在了我们前面。”张浩摇头道:“金银双盟设立的据点,里面高手成群,以咱们的力量,根本不可能硬闯进去。”

“这个你放心,老夫心里有数。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千圈山与那星空据点合作的最大交易,全是各种孕育灵力的丹药材料,而且金盟首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从黑四角魔域赶去一趟,同样是在搜罗这种丹药材料或成品丹药送过去。老夫这两天已准备好了许多类似材料,届时完全可以通过千圈山的关系,想办法混进去!”塔褚语气冷静。

“混进去?”

闻言,金凤青眉头紧皱:“前辈,那里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星空关卡和隘口,里面高手如云,甚至这么大的手笔,血盟怕是同样会派遣主神高手守护在侧,先不说咱们混进去之后是否能有所作为,而一旦被发现不对,怕根本没有脱身的可能啊!”

“没错,再说前辈自出世神界,至效力心核界并突破主神境,每一件事都足以产生巨大轰动,成为各方星域关注的焦点,即使混入那座据点,您的面容和实力,恐怕也很难能瞒天过海。”张浩同样觉得这个方法太过冒险。

缓缓摇头,塔褚抿起嘴巴,沉吟许久后,才开口道:“你们可听过闭魂烙印大法么?”

“闭魂烙印?”这个战技名字入耳,张浩双眸一凝,不可思议的道:“这不是邪神当年在神界与炼魂配合,独创出侵蚀脑域世界,如傀儡般控制别人的恶毒法门之一么?”

“没错,万年前的血盟,看似千千万万个人,实则是一条线穿插的庞大整体。主神境强者控制星神境奴仆,而星神境则控制天神境,由此下推。根据聚集强者人数的多少,虽衍生出数以千计的各种派系、宗族和联盟势力,但最终,他们都归于邪神手中,通过层层控制,将整个血盟联合的宛若一人。正因为如此团结和悍不畏死,万年前的那场浩劫,血盟才以不足七大星域三分之一的实力,险些颠覆神界。”

说到这里,塔褚挥手一摆:“老夫曾与血盟几位主神境血侍卫交过多次手,最终那一次逃亡,侥幸抓住机会一举擒杀一人,他空间戒指的收藏中就有着主神级闭魂烙印法门,万年来,老夫潜伏于族内星技殿,对这法门研究的可谓十分通透,只是实力跌落,并没有资格修行。而当突破主神境之后,我按照早已烂熟于心的法门运转几次,便已轻易融会贯通。”

“前辈的意思是届时直接出手控制了千圈山的首领千长讼,然后再?”张浩眼前一亮,情知这法门虽十分霸道,却是能保证被控制者的完全独立性,只是在其魂门与天地沟通的桥梁之间设下一座烙印屏障,如果敢反抗,烙印爆裂,此人十有八九活不了。

“一切还不能确定,千长讼这人虽说沦为土匪,实为神界环境和生存所迫,为人倒颇不失为一条侠肝义胆的汉子,这近三四百年来,收容了许多无路可走的流浪神灵,在南方星空有着很高声望,如果不是真的迫不得已,老夫不会向他下手。”

沉沉呼出一口气,塔褚眸中凌厉盎然:“老夫心里有数,这一路所行,我已经定下几股穷凶极恶的土匪势力,届时可以先拿他们开刀。”

“既是塔老已早有打算,就再好不过了!”

望着塔褚似已胸有成竹的模样,张浩情知对方已经有了计划,当下与金凤青对视一眼,轻轻点头(未完待续……)

莱芜市中医医院怎么样
淳安县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广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治得好
亳州白斑病医院那个好
扬州银屑病权威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