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当前位置:

退休法官穿法袍上访称法院暗自转卖自己房产

2019/07/09 来源:克孜勒苏信息港

导读

吴志平告诉澎湃,她已经已经去北京上访四次,省里上访四次吴志平保留着的部分集资发票吴志平在信访办公室门口穿着法袍举着大大的冤字  57岁的吴志

吴志平告诉澎湃,她已经已经去北京上访四次,省里上访四次吴志平保留着的部分集资发票吴志平在信访办公室门口穿着法袍举着大大的冤字  57岁的吴志平(又名吴志萍)曾经是四川广安武胜县法院的一名法官。去年1月退休后,她依然穿着一身法袍,不过不是出庭审案,而是为让自己的上访维权引起别人注意。  吴志平告诉澎湃,她上访是为了争取一套70平米的集资房。“1999年,我的单位武胜县法院背着我把我的一套房子卖给了别人,还让房管所注销了房产证,无论我犯了多大过错,都不该这样做,况且我没有什么错。”  武胜县房管所所长对澎湃表示:“事实并不是吴志平说的那样,当年根据政策她退掉了该房,并领取了退房费,手续房管所都是齐的。”  武胜县人民法院工作人员说,吴志平所言并不属实,当年的手续、物证法院都有。  澎湃了解到,过去十多年,吴志平与房管所打了数场官司,但这件案子已被法院裁定为非法院管辖范围。  当事人:穿法袍上访是为吸引注意  吴志平告诉澎湃,目前为止她已经去北京上访四次,省里上访四次。  2013年3月两会期间,是她次上访。每次上访,她都会去遍信访局、住建部、人民代表大会办公室、政协办公室等等。  “一般都直接把我递的上访材料又还回来了。”吴志平说。  至于为什么要穿着法袍上访,吴志平称是因为这样能吸引到更多的注意力。“我做了那么多年法官,退休了还要穿着法袍,为自己维权,我想这样能让更多人注意到,否则会被更加忽视。”吴志平说,她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合适,因为实在没办法了。  每次上访,吴志平会约上其他省市的上访者,一同坐火车去北京。  吴志平说,去年四次上访有两次都被地方法院的人接回来了,说是回来帮她处理,但是回来后又没有人理她了。  当地官方:反映情况并不属实  吴志平告诉澎湃:“我和我丈夫以前都是在法院工作的,当年我们两个人分别有一套集资房,都是花了钱买的,经过1993年和1998年的房改,我获得了该房的全产权,但是1999年,我所在的单位武胜县法院却瞒着我把这套房子卖给了另一户人家,当地房管所也在后来注销了我的房产证。”  对于吴志平的讲述,澎湃联系到四川广安武胜县房管所所长李东,他告诉澎湃:“事情并不是像吴志平说的那样。”  李东说,当年按照国家政策,她和她丈夫手里的两套集资房,只能保留一套,所以她愿意退掉70平米那一套,退房后,还领取了法院的退房费,我们也是接到法院的通知后才注销了该房的房产证。  李东表示,这些手续目前都保留在房管所里,并没有什么问题。  吴志平提供的材料也佐证了李东的说法。2008年11月26日,武胜县法院向武胜县房产管理所出具《关于请求注销房屋权属证书的申请》,对吴志平的房屋产权进行处理。  其中明确写道“根据当时的房改政策[川委办(1996)58号文件规定],已按成本价或标准价购买了成套公有住房,且达到相应职级面积标准下限的,不得参加集资建房,已经参加的,必须限期退出其中一处。”  这份申请注明“当时吴志平取得了法院的一套住房的产权,而其丈夫耿南丁参加了武胜县公安局的集资建房政裁定书([2010]川行监字第37号),四川省高院认为,广安市中院的终审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但经复查认为此案符合再审条件。  于是,四川省高院指令广安中院对吴志平案件再审。  再审的结果令人费解,法院认为,“本案是我国改革开放中计划经济制度向市场经济制度过渡下的特殊纠纷……但原审对本案作出了实体判决,系事实认定不清。”  于是,广安中院作出裁定,撤销了此前各法院对吴志平案件的行政判决,并驳回了吴志平的起诉。并认为吴志平与武胜房管所、法院的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或行政审判的受案范围。  从此之后,由于法院不再受理,吴志平走上上访维权之路。(直击现场) :络

怎么开好一个蛋糕店
什么是微商城
微卖商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