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大学生徒步回家过年沿途问100无厘头问题

2019/06/27 来源:克孜勒苏信息港

导读

大学生徒步回家过年 沿途问100无厘头问题(图)晚上8时半,两人在南通市一条马路边坐下来休息,准备接着找住宿的地方 一路上,李森林(左

  大学生徒步回家过年 沿途问100无厘头问题(图)

  晚上8时半,两人在南通市一条马路边坐下来休息,准备接着找住宿的地方 一路上,李森林(左)短信不断,而袁辉则负责导航和问路   两个90后大学生徒步400公里从苏州回盐城过年。面对一些质疑声,他们回答——   不是买不到票,只是为了实现梦想   走路回家过年,有些人年轻时有过这样的梦想。大三男生李森林和袁辉正在把这个梦变成现实。   从苏州大学到盐城老家的路,400公里,100元钱买张汽车票,4个小时就能到家。靠一双脚,要走8天。   一路上,风吹雨淋,满脚水疱,都在两人预料之中。吸引了太多的目光,甚至被体育用品公司追逐,却是始料未及。“我们只是想走完这段路,仅此而已。”   1月16日,行程第3天,晚上8时许,李森林和袁辉进入南通市区。见到他们时,两人正坐在路边的水泥台阶上休息,各自埋头刷屏幕,更新微博。   找旅馆被忽悠让人不爽   当晚,找旅馆屡屡受骗,让两人很不爽。   店外,60元一晚招牌刚让两个疲惫不堪的人精神为之一振,可进门一问,老板张口就说是80元一晚。再问,竟被告知80元的房间根本没有,只有120元的。另外一家店标的房间有90元和110元一晚的,老板说,90元的房间住满了,只能住110元了,这大大超出了预算,两人只好告辞。谁知刚一出门却被喊回,情况在几秒钟之间有变,老板说刚空出来一间90元的。   “这不明显骗人吗?”虽然走了一天,两人已经筋疲力尽,只想马上找个地方躺下来歇歇,可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出发以来,今晚住店的经历让人沮丧。   休息了15分钟左右,两人决定继续寻找。运气还不错,往前走了没多久,看到一家招待所,沿着狭窄的楼梯走上去,来到简陋的前台,看了一下房价牌,两人决定住有络的大标准间,老板说,用空调80元一晚,不用的话70元。两人选择了不用空调。 [1][2]下一页住下来,袁辉累得一头倒下了,李森林查看脚上的水疱   双脚泡得发白长满水疱   进房间,把几十公斤重的背包往床上一扔,件事就是脱下鞋子,放松双脚。李森林的鞋子不好,底硬,他的脚底已经布满1元硬币大小的水疱,加上从出发那天起就在下雨,鞋几次湿透,脚已经被泡得发白。从第3天下午起,他就开始一瘸一拐地走路。   给他们带来了“秘密武器”。李森林曾在微博上发帖说脚疼,有友建议可用“妇女用品”垫在鞋里,可两个大男生数次走进超市,都不好意思买。与之联系时,问他们需要什么帮助,李森林脱口而出“卫生巾”。   处理好双脚,李森林拉条被子盖在身上,舒舒服服地往床上一靠,两条腿伸直了瘫在床上。袁辉打开电脑看了一会,也躺下了。虽然已经过了晚上9时,两人也有点饿了,却都累得动也不想动。   边休息,边讲起路上的见闻。一群又一群回家的人,在卖白菜的大卡车上吃饭的母女,教孙女骑车的爷爷,还有卡车改装成的小商店,以及被狗撵的经历——虽然两个人自称社会阅历丰富,但也觉得新鲜有趣。   两个高中同窗一路同行   李森林是盐城市滨海县人,苏州大学冶金专业三年级学生;袁辉家在盐城市,在常州读大学。两人是高中时的同窗好友,都是1990年出生。放假前,想法多的李森林提出走回家,“铁哥们”袁辉一口答应,与他风雨同程。   每逢走夜路,黑得只剩下的光亮时,两人一起放声高歌,李森林总会为有这样的朋友感慨万千。   1月13日,李森林结束期末考试,第二天便和提前来苏州和他会合的袁辉启程出发。两人事先设计了线路,计划在途中导航,可导航一再出问题,让他们走了不少冤枉路。算起来,3天已经走了约150公里。   李森林有点“马大哈”,刚出门就丢了眼镜,摸着走了一段路后,才找到个小镇,花160元重新配了一副。天晚上在吧写他的络小说时,又把钱包丢了,幸好发现及时,找了回来。后来帽子和手套也在往包里塞时不当心,丢了。为了节省开支,他只好挨冻,也算给自己一点小小的惩罚。袁辉则是个沉默的男孩,总是一副很酷的样子,他负责导航和财务,一路管着不让李森林多抽烟。   备受各界关注始料未及   两人重重的背包里装的主要是电子设备,单反相机、电脑、各种充电器,李森林还特地买了一个三角架,一路上把看到的情景记录下来,图文直播这次行程。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原本只属于两个人的行动,因为络成了备受关注的事件。微博上,认识的、不认识的友发来鼓励和祝福,质疑此行真假和涉嫌炒作的评论和跟帖也有,更有越来越多的媒体找到李森林,甚至还有一家户外用品公司声称可提供装备。也有人问他们是不是用行动质疑春运买票难,李森林说,根本不是因为一票难求,他们只是为了实现梦想。   这些声音让两人多了许多烦恼。“我们只想单纯地走完这段回家路,仅此而已。”袁辉说。李森林在微博上表明态度:“做一切都是要为证明什么吗?这是我讨厌的问题。有人问目的是什么?目的就是我想走,然后完成它,我在走之前就说了。”   “做了就是意义。”他说,很典型的90后风格。   准备了百个问题问路人   总是浮想联翩的李森林,在出发前挖空心思想了100个“无厘头”的问题,用A4纸打印出来,准备沿途找人回答。   一路上,热情配合的人不少,但也有人对他的要求不予理睬。   其中有些问题挺有意思——   “希不希望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人?”   “如果打仗了,你感觉自己能活下来吗?”   “什么样的人干爹特别多?”   “如果有仇人被车撞了,你会救吗?”   “好人会一夜之间变坏,坏人会一夜之间变好吗?”   “如果没有耳朵,眼镜会是什么样子?”   “一见钟情是不是在两个空虚无比的人之间才会产生?”   更有趣的是得到的回答。李森林问出的个问题是“愿意死后被挖出来研究吗?”面对这个稀奇古怪的问题,一名中年男子笑着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李森林问一个小吃店的老板“喜不喜欢小狗”,对方回答“喜欢”。他又问,吃过狗肉吗?对方用写着问题和答案的A4纸把脸遮起来说“吃过”。   每个回答问题的人都要举着写着问题和答案的纸,让李森林拍张照,遮不遮面孔自由选择。这些照片做什么用呢?李森林说,留着。   见在拍这些问题,李森林说,如果放到上去,要注明了是他的,“写小说的注重版权。”   和他们告别时,内向的袁辉头也没转,李森林则朝我们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他们的愿望是在除夕前赶到家,回家贴春联、吃年夜饭。李森林在微博里写道:“过年,对任何中国人来说,都意义非凡。”(特派 姜燕 撰文 周馨 摄影)

  前一页[1][2]

小孩肚子不消化胀气吃什么
2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9个月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标签

友情链接